云桑身子转向成澈,面色僵硬了几分,声音也带着几分急迫的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成澈也没有隐瞒:“昨天晚上,他在监狱里突发脑溢血,被紧急送医后,抢救有些不及时……”

云桑蹙眉:“他……死了?”

成澈摇头,不过却无奈的道:“不是,我去过医院,也让小黑……医生,去看过杨管家的情况,结果是……他这辈子可能都没法儿再醒过来了。”

云桑凝眸,“植物人?”

成澈点头。

云桑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沉闷,昨天她刚去见过杨管家,结果昨天晚上,杨管家就出事了。

说是巧合,未免有些……太不合情理了。

见云桑一脸凝重的模样,成澈有些担心的问道:“桑桑,你没事吧?”

云桑茫茫然的摇了摇头,转身要拉开车门下车。

成澈却伸手,拽住了她的手腕:“如果你有什么心事,或者困难,可以跟我说。”

云桑回头望向他,沉声道:“不必了。”

她将门打开,人都还没下车,成澈就道:“你都不觉得奇怪吗?”

云桑停住动作,回头望向他。

成澈知道,想要让云桑主动跟他开口,太难了。

毕竟云桑对自己,并不了解。

现在的她,又那么谨慎。

所以,他便道:“你昨天刚去监狱里探视过他,今天他就出事了,你不觉得奇怪吗?”

云桑随手将门拉上,回头望向成澈,声音里带着几分冷厉的道:“你调查我?”

成澈没有正面回答,只道:“我答应了夜二爷,要帮他查出夜悔的真相,杨管家是个最好的切入点,所以,我在那边安插了一些人手,他的一举一动,我都会知道,如果有人去探视他,我也会收到消息。”

云桑松了口气,原来如此,看来是她误会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