坐牢……

云桑缓缓睁开眼睛,转头,看向他

夜靖寒弯身,捏住她的下巴:“怎么,不装了?云桑,你是不是以为你的计划,天衣无缝?”

云桑目光带着几丝倔强的与他对视,却不说话。

夜靖寒咬牙,愤怒的威胁道:“你等着瞧吧,我会让你为今日的行为,付出代价的,我夜靖寒想要谁死,他就活不了。”

云桑心里不是不害怕,可此刻,她必须镇定。

她相信,只要按照她教的方式逃,云崇和爸爸,是绝对不会被抓的。

她现在只期待,云崇千万不要中计。

一连一周,云鹏程和云崇都没有丝毫的消息。

黑承晔的办公室里,夜靖寒脸色森寒的听着杨文清的汇报。

他们追踪路上的监控,发现那父子俩兜兜转转的去了名扬路,拐进了监控照不到的区域后,就再也没有出现。

夜靖寒睨着杨文清:“你现在是想告诉我,那两个大活人,人间蒸发了?”

杨文清不敢回话。

黑承晔纳闷道:“名扬路不是小师妹她奶奶的老宅吗?”

杨文清道:“黑少,沈老夫人的老宅,我派人进去搜过了,并没有人。”

黑承晔沉声:“那一带,云总应该很熟,他若想带着云崇,避开监控区域离开,也不是没有可能的,只是……他们两个,总不会是真的不打算管云桑了吧?”

夜靖寒想到这两天,云桑对他的冷淡,还有那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,心中依然恼恨。

“杨文清,你派人去那一带散布消息,就说云桑自杀了,另外,派人准备葬礼,动静大一些。”

他心中笃定,云崇与云恒不同,他绝不会丢下云桑不管。

现在他不动,只是饵不够大。

黑承晔刚要开口劝什么。

可转而一想,云崇逃跑,跟自己有脱不了的干系,自己似乎没有什么立场说话。

再者,夜靖寒如此执着的非要抓云崇他们回来,也是为了云桑……

最终,他什么也没说。

夜靖寒重新回到了云桑的病房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