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桑让人,继续在国外找。

万一自己幸运,能找到一模一样的,哪怕……是让祁寅之有个念想也好啊。

毕竟那军刀对于祁寅之而言的意义,那么重大。

晌午的时候,云桑让云崇在家里看着云恒。

她自己来到了赌场。

经人通报后,云桑很快就被带到了祁寅之的面前。

还是上次的那个房间,云桑也依然厌恶透了这股刺鼻的烟气。

她很是怀疑,这男人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乌烟瘴气的地方。

祁寅之依然一派吊儿郎当的样子,斜靠在沙发背上,单手支着太阳穴,睨着云桑:“云小姐,又见面了。”

他说着,往门口的方向看了看:“今天,夜二爷不来做你的护花使者了?”

云桑不喜欢别人把她总跟夜靖寒牵扯到一起。

她不悦的道:“我的事情与他无关。”

“是吗?”祁寅之听到这话,唇角邪性的扬起:“可我看夜二爷对你的事儿,倒是很上心嘛。”

云桑冷声:“祁少应该只跟他那么近距离的接触过一次吧,你都不了解他,又哪儿来的自信,就确定他对我很上心了?”

祁寅之眉眼微转。

一次?

看来,云桑并不知道,夜靖寒之前为她做过什么呢。

夜靖寒都不说,自己就更没必要提了:“云小姐今天来找我,是来给我送东西的?”

忽然直入主题,云桑犹豫了片刻后,呼口气,从包里掏出一把军刀,上前一步,放到了茶几上。

看到这把与自己的宝贝,款式和颜色都完全不同的军刀,祁寅之脸色冷落了几分:“云小姐这是什么意思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