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到她的声音,那人抬眸看向她。

而此时,云桑眼睑轻轻阖上再打开,也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人。

是夜靖寒的好兄弟,黑承晔,她医学院的学长。

正在帮她输液的黑承晔,调整好了输液的速度,问道:“小师妹你醒了?感觉怎么样?哪里难受可以跟我说。”

“师兄?你怎么在这里?”云桑开口,声音都是嘶哑的。

“夜靖寒那小子怕你死了,让我来帮你治病。”

云桑唇角勾出讽刺的笑:“你误会了,他怕的,是我身体里的肝脏出问题。”

“已经出问题了,我给你检查的时候,发现你这身体……”

她这身体实在是一言难尽。

谁能想到,曾经不可一世的,骄傲如公主般的云桑,竟也沦落到了这般田地。

云桑对黑承晔苦涩的扬了扬唇角。

她本身就是学医的,虽然还没有毕业,可也很清楚,这两年经受了这么多的折磨,身体状况势必不会太好。

看到黑承晔的眼神,她淡淡的问道:“很差吗?还适合捐肝吗?”

黑承晔无语道:“你不要命啦,都这种时候了,你还捐什么肝。”

云桑眼眸迷离的望向洁白的天花板,坚定的道:“捐,只有这样,我才能彻底的离开他。”

“小师妹,你是不是傻了,要是因此而丢了性命,值吗?”

云桑转眸,看着他,扯起唇角:“值。”

房门忽的被人从外面推开,夜靖寒走了进来。

见床上的云桑正对着黑承晔笑,他眼神中闪过一抹怒意。

这个下贱的女人,还真是一有机会就卖弄风骚啊。

黑承晔起身:“靖寒你来的正好,液输上了。”

夜靖寒没有搭理云桑,而是冷睨了还站在床边的黑承晔一记,也转身往外走去。

黑承晔看到这眼神儿,不禁纳闷。

这是个什么眼神儿?城门失火,他这池鱼也被殃及了?

“靖寒等我一下,一起,”他说着,开始收拾了自己的诊疗箱。

云桑想到什么似的问道:“师兄,我能跟你单独说几句话吗?”

走到门边的夜靖寒听到这话,停住了脚步,回身,视线如冰凌般扫到了云桑的脸上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