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是爸爸。

那是她一向最温和慈爱的爸爸呀。

屏幕里的爸爸,佝偻着身体,穿着皇爵清洁工的衣服,在包间里,被大姑父徐善带着的几个中年男子羞辱着。

他们将酒泼到地上,让爸爸跪在地上清洁。

他们用脚踩爸爸手,往爸爸的脸上吐痰。

他们让爸爸匍匐在地上,往爸爸身上尿……

云桑脚步踉跄了一步,扑到夜靖寒身前,疯了一般的抓住夜靖寒的衣领,嗓子忽然撕裂的怒吼:“夜靖寒……”

本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有眼泪的,可这样的屈辱,她如何忍。

“为什么?夜靖寒,你告诉我,到底为什么。杀人不过头点地,你到底是想怎么样,你为什么不干脆杀了我。”

“杀了你?”

夜靖寒讽笑:“我嫌脏。”

云桑闭目,松开握着他衣领的手,后退一步。

老天爷呀……

不,没有老天爷,若真有老天爷,怎能如此眼睁睁的看着恶魔在人间。

看到云桑绝望的模样,夜靖寒扬起眉心。

“你不是很倔吗?这就受不了了?我这里面,还有更过分……”

啪,云桑狠狠的掴了夜靖寒一巴掌。

夜靖寒眸中染上怒意,一把捏住她的脖子,将她按在了沙发上,满脸狠绝。

“云桑,我早就说过,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妥协。你不会以为,我会对你手下留情吧?你配吗,嗯?”

云桑的泪珠在眼眶中来回打转,死死的凝视着他。

她要好好看清楚这张脸,有多丑陋。

许久后,她空洞的开口:“肝脏给你,不过……”

夜靖寒松开她,后退一步,嫌脏的拍了拍自己刚刚捏她脖颈的手。

“起来,去医院。伤了这肝脏,我要你的家人,不得好死。”

他说完,就转身离开。

他讨厌看到女人的眼泪,尤其是她的,他更讨厌。

云桑闭目。

由着杨文清将自己搀扶了出去,去医院包扎后,送回了夜园。

云桑是极其抵触重新回到这里的。

可是……她还有的选吗?

她摇头,并没有。

杨文清将她送进夜靖寒的书房,就先退出去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