孩子这两个字,刺痛了云桑的心。

她想起了她那个葬身犬腹的可怜女儿。

她甚至都没来得及看那孩子一眼。

两年前,佟宁的话,在她耳畔回荡开来。

“你那个没福气的女儿,长的很是可爱。”

“靖寒说了,那种孽障,死了也就死了,反正你生的,他也不想要。”

“他会再给我领养一个孩子的,他对我,可真是体贴呢。”

是啊,夜靖寒多体贴。

为了一个佟宁,他竟对她恨屋及乌,那么残忍的对待她的孩子……

痛到极致,云桑倏然睁开眼,视线凌厉的扫了夜靖寒一记,随即走到了人群中最老最丑最胖的男人身前,对那人莞尔一笑。

“大叔,今晚约吗?夜二爷很清楚,我技术有多好,你要不要试试?”

那人显然也愣了一下。

周围传来哄笑声:“康总,好福气呀,这可是皇城的最美名媛,你用完了,我也想试一试。”

“一听说技术好,我也有这想法。”

夜靖寒冷睨着云桑的侧颜,原本惬意的脸,此刻却几乎能凝成冰。

如果视线能杀人,云桑现在大概已经死了几百次了。

云桑的笑容漾的更开了:“大叔,走吧。”

中年胖男人被这笑撩!拨的三魂七魄去了一半儿,忍不住咽了咽口水。

他起身对夜靖寒谄媚的笑道:“二爷,那就多谢您的款待了,我今天就先走一步。”

男人说完,伸手揽着云桑的水蛇腰,猴急的推着云桑离开,引来了房间里一阵哄笑。

想起那只搂在云桑腰上的肥硕的手,夜靖寒突然抬手将手中的高脚杯,重重的砸在了门上。

房间里的哄闹声戛然而止。

一群人都将目光落到了夜靖寒的脸上。

夜靖寒此刻看不出什么表情,只声音淡然又清冷的道:“都滚。”

众人见状,也不敢多停留,一个个的搂着自己的女伴,灰溜溜的离开了。

该死的女人。

她竟然宁可陪那只肥猪,都不肯求饶是吗?

好,好的很。

让她去,反正她本就下践。

杨文清见状,犹豫了片刻后走上前:“二爷……”

夜靖寒冷厉的扫了他一记。

杨文清只得噤声,后退一步,立在一旁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