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桑知道夜靖寒这句话的意思。

如果她不听话,云崇就会跟着倒霉。

她反手拉住云崇,抱住了他,在他耳边低声道:“我会照顾好爸爸,照顾好自己,处理好哥的后事,你好好的,别让我担心,等着我,我一定会把你带回姐姐身边的,相信姐姐,嗯?”

“姐……”云崇松开她,目光在她脸上打转。

云桑克制着眼里的雾气,轻轻的抚摸着云崇的头,眼底里满是安抚。

夜靖寒冷声:“杨管家,还不去?”

杨文清知道夜靖寒恼了,立刻恭敬道:“是。”

他上前,走到云崇身后,低声道:“云少爷,走吧。”

云崇冷眼睨向夜靖寒:“你听着,如果你敢伤害我姐,我就算做鬼,也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他说完,深深的看了云桑一眼后,这才跟着杨文清的脚步一起离开。

直到云崇消失在视线中,云桑才将倔强的目光落到了夜靖寒的脸上。

夜靖寒挑眉,讽刺道:“这么看着我做什么?你的这一对兄弟,大的死在赌上,小的,早晚要因为那张没有遮拦的嘴……”

云桑不想听到这么恶毒的话,她打断夜靖寒道:“你放心,我比谁都清楚,我的弟弟是多好的人,如果他受了什么委屈,一定是因为,对方是畜生。”

夜靖寒还要说什么,黑承晔怕两人又闹起来,忙上前主动道:“小师妹,既然云恒的事儿要查,那他的丧事……还办吗?”

云桑转头,隔着门玻璃看向里面昏迷不醒的云鹏程。

爸爸若知道,哥是被人杀死的,他如何能承受……

她垂眸,心下纠结。

只有尽快让云恒‘入土为安’,爸爸才能安心。

思索良久,她点头道:“办。”

黑承晔又道:“可这人若是被火化了,就没有证据了。”

云桑看向黑承晔:“就算云恒该死,也要死的明明白白,所以……暂时不火化,我葬他的衣冠,只是……希望这件事儿,你能保守一下秘密。”

黑承晔看向夜靖寒。

见夜靖寒并没有反对之意,他点了点头:“行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