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桑傲娇的扬起下巴:“夜二爷,谢谢你通知你心爱的女人,来祭奠云恒,不过,你的好意,我们不接受,也不心领。”

夜靖寒凝眸:“你还真是不识好歹,她是云恒的表妹,有权来这里。”

“夜靖寒,”云桑声音也难得的硬气:“今天,你痛恨的云家人都在肝肠寸断,你可以站在一旁嘲笑我们的落魄,你也可以向着她,羞辱我们。但请你不要再将你的想法,强加在我们的身上,就算云恒十恶不赦,也轮不到她佟宁来猫哭耗子。还有,我们也不欢迎你。”

夜靖寒上前一步。

云鹏程将云桑拉到了身后,挺起写满沧桑的背脊。

“夜先生,我们两家的交情,已经不至于让你再来祭奠我的亡子了。至于这位佟小姐,我把她养大,已是仁至义尽,我儿子不需要她的祭奠,请二位留步,自重。”

夜靖寒握拳。

从前,夜家和云家交好,整个皇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

可这一切,伴随着云家的残忍,已经烟消云散了。

夜靖寒讽刺一笑:“杨管家。”

杨文清上前,恭敬的道:“二爷。”

“你派几个人,去看着云总和你们少夫人,他们两人欠我的债,可还没还清呢,不能让他们借机逃了。”

“夜靖寒,你……”云桑恼火,他可以羞辱自己,可为什么要当着她的面儿,羞辱父亲?

云鹏程一把拉住了云桑的手腕,低声道:“桑桑,走吧,我们去送你哥。”

云桑咬牙切齿的望向夜靖寒。

夜靖寒却挑衅似的扬起了眉心,

云桑的视线,在那两人身上来回打转。

看着娇弱的倚靠在夜靖寒怀里的佟宁,再看看一脸绝情的夜靖寒。

云桑闭目,呼气,嫌恶的转身,搀扶着父亲离开。

杨文清带着人,跟着云桑父女离开。

夜靖寒松开了佟宁,冷淡的问道:“谁让你来这儿的?”

佟宁哽咽道:“我去前院儿找你,看到厨房阿姨在做祭祀餐,问过之后才知道,原来……原来是我表哥走了。”

她边说,边哭道:“靖寒,我得去,那是我表哥呀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