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靖寒冷声:“明知道他们不欢迎你,你还去,你是为了给他们添堵,还是给自己添堵?”

佟宁擦干眼泪,面带倔强:“我只想问心无愧。”

夜靖寒表情淡淡的转身,边往前走边道:“是不是问心无愧,与有没有去祭奠,没有任何关系,你回夜园去吧。”

佟宁跟夜靖寒一起下楼。

她先上了夜靖寒的车,夜靖寒也正要上车的时候,黑承晔从楼里追了出来。

“靖寒,等会儿。”

夜靖寒停住脚步。

黑承晔跑了过来,气喘吁吁的道:“那边给我打来电话,说调查云恒案的警务人员来了,你要不要过去看看?”

夜靖寒对司机道:“你先送佟宁回夜园。”

“是,二爷。”

他将车门关上,跟黑承晔一起离开。

车上,佟宁听完黑承晔的话,心下有些担心。

什么意思?他们在调查云恒的死因?

云恒是意外死,为什么还要查?

一回到夜园,佟宁就立刻回到房间。

她拿出自己的备用手机,拨打了那个没有标记名字的号码。

手机接通,她急道:“是我。”

“说。”

“靖寒好像找了警务人员,在调查云恒的死因。”

“你确定?”

佟宁点头:“黑承晔说的时候,我就在车里,听的清清楚楚。你不是说,云恒的死做成了意外吗?难道是留下了什么破绽?怎么办,若是真查起来,会不会查到我们的头上?”

,content_num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