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桑未语,只双眸紧紧的锁在父亲的脸上。

云鹏程捧着她瘦弱苍白的小脸儿,轻轻抚摸着。

这可是他娇生惯养,捧在手心里养大的宝贝呀。

怎么就被折腾成这样了?

夜家人不心疼,可他的心,生疼生疼的。

“答应爸爸,一定要走,而且,要带云崇一起走。只要你们走了,爸爸在这皇城,就再也无所畏惧了,嗯?”

云桑摇头,抱住了云鹏程:“不……我不,我才不会把你丢在这里。”

“桑桑……好女儿,我们不是夜家人的对手,以前靖寒还站在你这边的时候,你尚且可以放手一搏,但现在,他恨我们。桑桑,你得好好的活,所以,你必须走,你明白吗?”

云桑闭目,丢下爸爸,夜靖寒一定会折磨爸爸的。

她怎么能,她做不到。

“爸爸……”

“桑桑,”云鹏程握着云桑的肩膀,把她从怀里拉出,“爸爸老了,这些年,爸爸该受的不该受的,都受过了,已经什么都不怕了。现如今,云恒走了,爸爸只盼着你跟云崇还能幸福。

云崇这孩子哪儿都好,就是性子倔,可他最听你的话,你又一向聪明机敏,爸爸相信,你一定能找到办法带他离开。所以你答应爸爸,离开这里,这是爸爸的心愿。”

云桑满脸的泪,她也曾差点成为母亲。

所以,她真的能够体会为人父母的心情。

她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没用,便对着父亲点了点头。

总不能让爸爸为她担心着急。

杨文清派人将云鹏程送回了医院。

他则按照夜靖寒的命令,亲自护送云桑回到了夜园。

云桑进入客厅的时候,夜靖寒和佟宁都在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