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澈推开车门,直接下车,两步走到容黛身前。

容黛仰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,因为太冷,唇都冻白了。

她手撑了一下墙,缓缓站起身,凝望着成澈,嘴巴瘪了瘪,眼泪和脸上打下的雨水合在一起,从脸颊上滑落。

成澈的心脏,没来由的疼了一下。

可一想到她惯会演戏。

成澈直接将冰冷的视线移开。

他一把拽住了容黛的手腕,就将她往别墅里带去。

边师傅心里松了口气,他并没有下车,希望少爷和少夫人,一会儿就能够将误会解开。

容黛一路被跌跌撞撞的拖进了客厅。

进屋后,成澈手一甩,将容黛推进了客厅里。

容黛踉跄了两步,勉强站稳,回身望向一步步走向她的成澈。

她并不惧怕成澈此刻周身散发着的,似乎能将人撕碎般的戾气,而是主动上前,紧紧的抱住了成澈的腰。

成澈凝了凝眸,一把将她推开。

容黛还想要再靠近成澈。

可成澈却冷声呵斥道:“你没有自尊的吗?赶你走,为什么还要赖在这里!”

容黛停住脚步。

她知道,自己是做错事的一方,没有资格哭。

她也想要努力压制,眼眶中不由自主凝聚的雾气。

可是眼泪却还是不争气的滚了出来:“我错了,成澈,我错了,我以前……不该那样对你,我知道都是我的错,你能不能……”

“以前?呵,”成澈侧过脸,冷嗤一笑,转身走到沙发上坐下,修长的双腿自然的交叠着,被雨打湿的昂贵西装,并没有让他看起来多狼狈,反倒多了几分禁欲的气息。

“难怪你对我的事情了解的这么多,这段时间又对我如此小心翼翼,原来,你早就回来了!说吧,这一世你装成这副样子,又是想让我为你做什么?”

容黛心中,只觉得一阵荒凉,原来,自己没有猜错,他是真的回来了。

还不等她说什么,成澈恍然又道:“哦对了,你要利用我,帮你收拾仇子期,帮你毁了容家,报复你父亲和林佩佩那女人!”

容黛摇头:“不是的,成澈,我……”

成澈根本就不想听容黛解释,他一把拽住了容黛的手臂,将她拉近自己,低头睥睨着她:“你上一世爱他爱的不能自拔,为了配合他杀我,也算是用尽了一切手段,怎么这一世,却竟然就能直接知道,他才是凶手,不惜一切又跑来勾引我为你母亲报仇?”

容黛伸手,握住了他的手腕,眼眶里含着极力隐忍的雾气,“是我错了,都是我不好,是我错把杀人凶手当成了救命稻草,害死了你。成澈,你恨我是应该的,可你能不能……”

成澈将她推开,后退了两步,与她保持了几分距离,冷声道:“别跟我道歉,我上一世临死前,已经把话跟你说的很清楚了,我跟你之间到此结束,我永远不会原谅你。

既然这一世,你已经利用我大仇得报,那我的利用价值,也该结束了,你现在就滚出我的人生,以后,永远都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!”

“我不走,”容黛摇头:“成澈,我爱你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