整个晚餐,苏雨吃的并不开心,因为她一直在看两人的眼色。

成澈始终冷如冰霜,明明是在对自己说话,可余光,却总往他身旁的容黛身上扫。

容黛倒是全程专注着成澈,眼底却含着委屈。

加上她本就长的漂亮,当真是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。

苏雨觉得,这世上应该没有男人能够抵抗得了容黛的美。

吃过饭后,成澈带着苏雨,坐着角落里,已经许久不曾用过的电梯上楼。

被禁止上楼的容黛,看着电梯去了三楼,心里着实不是滋味。

她多想告诉成澈,她不喜欢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的样子。

哪怕自己明知道成澈只是为了故意气她,她也不喜欢。

可是,她又有什么资格去说呢?

曾经,成澈是那样真心真意的爱过她。

可她伤人真心在先,后又害了成澈一条命……

如果不是老天爷开了眼,给了自己这样一个机会。

那成澈,就的的确确已经因她而死。

她不可能因为时光重来,就将自己的罪孽抵消。

她侧过身,背靠在电梯边,缓缓坐在了地上。

如果她够努力,成澈……会看到她真心的忏悔,会愿意,再给她一次机会吗?

楼上,成澈指了指三楼角落的房间,淡淡的道:“这几天,苏小姐就住那个房间,二楼是禁地,希望苏小姐不要随意下来,若有必要的事情,可以给边师傅打电话,边师傅会联络我的!”

他说完,对苏雨点了点头,转动轮椅要重新回电梯。

苏雨想了想,还是上前一步开口道:“成先生请留步。”

成澈回头,虽然他坐着轮椅,可他那满身清风霁月的气质,却让人一阵心潮澎湃。

苏雨平静了一下心情后道:“成先生是真的想赶黛儿离开吗?”

成澈抬眸,视线冷然的看着她,平静的道:“这不是苏小姐需要考虑的事情。”

“刚刚,我看到黛儿的表情了,她看着你的视线,很痛苦。我跟黛儿虽然算不得经常往来的朋友,但我们的长辈关系很好,所以,我不希望看着黛儿受苦。

如果成先生的目的,真的只是为了让黛儿离开你,那我愿意留下来帮你快刀斩乱麻,如此一来,你跟黛儿,就都不必痛苦了。”

成澈清隽的脸上,染着冷淡:“哦?”

苏雨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道:“我愿意留在成先生身边,配合跟成先生演这一出戏。”

成澈挑眉,视线冷峻的审视着苏雨。

那探究的目光,让心里本来有算盘的苏雨,莫名更有些发慌。

见苏雨回避自己的眼神,成澈淡淡的道:“苏小姐的目的是什么?”

苏雨双手别在身后,用力交握,掩饰心中都没有底气:“我就是不想让黛儿受伤太重,希望她能够好。”

“呵,”成澈垂眸一声冷笑:“既然如此,那就多谢苏小姐了,事成之后,我会给你一笔钱……”

“我不要成先生的钱,”苏雨打断了成澈的话,一脸温婉的道:“我这样做,真的只是为了成先生跟黛儿不要太痛苦,当然,如果成先生愿意的话,我可以留在这里,一直照顾成先生。”

成澈凌厉的目光,在苏雨脸上盘旋了一圈后,淡淡的道:“苏小姐休息吧!”

他说完,重新转动轮椅,进了电梯。

电梯门一关上,苏雨微微呼了口气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