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澈说完,强行拽着她,将她拉回了卧室。

他将浑身湿漉漉的容黛,推倒在床上。

看着他冰冷的走近,容黛起身,猜测到他要做什么。

她忙道:“成澈,别这样,我们……”

成澈已经倾身而上,修长的双臂,支在了她两耳侧:“怎么,后悔了?那你是现在立刻就滚,还是继续跟我在这里耗?”

容黛怎么会后悔。

她不怕被报复,可她不希望成澈会在伤害了她后,心里后悔。

她拉住成澈的袖子,低声道:“我知道你现在有多排斥我,你不并不是真的想要我,所以不要做勉强自己的事情好不好?”

成澈眼眸一冷,一把拽开她的衣衫:“闭嘴,容黛,你不要以为你很了解我,我可以被你拿捏一世,但这一世,却绝不可能!我爱你的时候,你可以是心尖是宝贝,可我不爱你的时候,你就,只能是一个玩物!既然你不肯走,那从今天开始,你就给我好好的承受你该受的!”

他毫无温柔可言,半分过度也没有,直接惩罚了她。

容黛不知道,原来没有爱的爱,会如此痛。

可她半声也没有吭,只痛苦的承受一切……

事毕,成澈直接从她身边离开,颀长的身形,阔步进了浴室。

他站在浴室镜子前,盯着面带狞恶的自己。

昨天之前,他还以为,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。

可现在……他心里只觉得一派荒凉。

刚刚,明明容黛是在跟他道歉,可那一声声‘对不起、我错了’,听在他的耳中,却像是一记记响亮的耳光。

本以为,自己虐待了容黛,心里会好受一些。

可是……却也并没有。

看着她忍痛的样子,成澈的心里,反倒更难受了。

就犹如被万千只蚂蚁一口一口撕咬般……

他抬手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,看着镜子里自己,眼眸坚定了几分。

‘成澈,别心软,别再愚蠢下去了!给我打起精神,一定,要把这个女人,从生命中剔除出去,重新过正常人的生活!’

他冲了个凉,穿着浴袍走了出来。

他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坐在床尾,正一脸可怜兮兮的容黛,语气带着冷意的道:“我最后问你一次,你到底走不走?”

容黛看着他,轻咬唇角,一言不发。

成澈鄙夷的冷嗤一声:“也是,现如今,容家已经毁了,离开了我这个粗大腿,你出去了,可就什么都不是了,我若是你,我也不会走!可是容黛,你不会以为,事到如今,我还会把你当心肝宝贝白白养着你吧?”

容黛弯身,将地上的包捡起,从里面掏出之前成澈说要养着她的时候,给她的银行卡,递给了成澈:“这里面的钱,我一分都没有花过,还给你。”

成澈满脸讥讽,她倒是很有骨气嘛!

他一把将卡抽出,掰断,扔到了地上:“我的家里不养闲人,既然你非要赖在这里,那从今天开始,这栋别墅不会再有钟点工来,交给你来清理,还有,从这个房间滚出去,去楼下保姆房睡,以后没有我的命令,不许再进来!”

容黛站在原地,望着成澈。

成澈勾唇:“怎么,你不愿意?”

容黛闭目,呼口气。

没有什么不愿意,只要能留在他身边,她什么都可以受,这是她的报应……

她再次睁开眼望向他,声音平静的道:“那你早点休息,明天早上……我给你做早餐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