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说完,转身快步往外走去。

才刚出了房间,她就将后背靠在了墙上,伸手死死的按着心口。

她仰头,眼泪禁不住就从眼眶里滚落了出来。

她摇了摇头,一遍遍的告诉自己:“没关系,如果换作她,未必能比成澈做的更好!是她错在先,这是她该受的。”

第二天一早,容黛早早的就来到了厨房。

可是她哪里会做饭。

从六点忙活到八点,她煮了面,煎了蛋。

失败了一次又一次,终于做出了一份味道不那么奇怪的早餐。

成澈从楼上下来的时候,她心怀忐忑的等着他,想让他尝尝自己第一次下厨的手艺。

可谁知成澈走到餐桌边,直接将她煮好的面端起,倒进了垃圾桶里,语气冰冷的道:“你以为,你是在喂狗吗?把面做成这副烂样子,也配让我吃?你这种女人,还真是做什么什么不行,没有一样拿得出手的……哦,不对。”

成澈视线,带着几分恶意的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,讥讽的语气,夹杂着而他独有的冷漠:“床上倒是挺勾人的。”

容黛心里一紧,苦涩的抬眸望向他。

她知道,做错事就该受到惩罚。

她没有资格幸福。

之前这段时间的快乐,已经算是老天爷奖赏给她的了。

可是……可是如果可以她选择,她倒宁愿从一开始,就没有得到过那样的奖赏。

因为那样甜美的回忆,对于现在的她来说,简直就是……在剜心。

成澈抬手,细长的手指,捏住了她的下巴,温热的指腹,在她下颌上,轻轻挑逗的摸索着:“这么可怜兮兮的看着我干什么?是昨晚没有爽够。”

“别这样。”

容黛伸手,握住了他的手。

这不是成澈啊。

她声音近乎哀求:“成澈,我求你,别这样,你还不如干脆打我一顿……”

成澈甩开她拽着自己的手,嫌恶的拍了拍,冷声道:“以后不要随便,用你这双被仇子期触碰过的手碰我,我不要你的时候,你一下都不许触碰我!我嫌恶心!”

成澈冷冰冰的说完,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容黛咬唇,眼眶腥红的紧紧捏住了裤摆。

她想知道,这样对她的成澈,快乐吗?

如果成澈这样报复了自己是快乐的,那她愿意承受到老。

可是……容黛望着成澈的冷然萧瑟的背影,一阵心痛。

他真的快乐吗?

容黛来到学校,已经迟到了。

一节课结束后,容黛神情恍惚的坐在桌前,身前一个篮球忽然砸到了她的身上。

她吃痛回神,就见成浩然挑眉,面上带着几分痞性走到了他身前,抱怀,冷讽的高声道:“家族聚会那天,我没能回去,真是可惜了,错过了你这个攀高枝的女人,被我六叔扫地出门的画面。啧啧,当时,你一定很狼狈,很像流浪狗吧?”

容黛将跌落在自己脚边的篮球,丢还到了成浩然身上,冷声道:“滚,离我远点儿,别惹我!”

“呵,还这么嚣张,容黛,你这副骄傲的嘴脸,真让人恶心,不如,我告诉你一个,我六叔那里新鲜出炉的秘密如何?”

,content_num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