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承晔叹息一声:“干什么?呵,她还是我的妻子呢,结果竟然暗中撮合我跟别的女人……你们说她是不是有病?”

夜靖寒有些诧异,不过转念一想,潇潇能干出这事儿,也不过分。

她本就觉得自己欠了黑承晔。

两人之间又没有爱情,或者说,她以为她对黑承晔没有爱情,这份婚姻就不那么名正言顺。

所以会为黑承晔的未来,多打算一下,这是她能干出来的事儿。

他看了温夜笙一眼。

温夜笙领会的扬了扬眉,现如今,他们两人的日子过的都很幸福,所以自然也想帮黑承晔一把。

他给黑承晔又倒了一杯酒,沉着的道:“小黑,我刚刚就跟你说了,潇潇她心思敏感,她可能只是不希望你被这份没有感情的婚姻束缚住,想让你找到真爱,得到幸福。”

黑承晔不爽道:“谁要她的自以为是了?我难道就不能守着……孩子,就这么过吗?”

听到这话,夜靖寒勾了勾唇角,转身正面向他:“其实你跟韩潇现在的问题很简单,只要你能弄清楚两件事,就能够解决。第一,你心里有没有韩潇,第二,你对未来有什么打算。你是个聪明人,应该明白,在我们这里,你找不到答案,你自己回去好好想想,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。”

黑承晔斜了夜靖寒一眼,这小子现在日子过的顺风顺水,竟说风凉话。

他要是想的通,还用在这里喝闷酒?

夜靖寒没有理会黑承晔的眼神,又道:“如果你实在是想不通,又或者,你可以扪心自问,你看着潇潇和别的女人,在你眼里有没有区别,你有没有想要扑倒她的冲动,有的时候呀,男人身上的那点儿念头,比你的心,更容易让你理清真相。”

温夜笙认可的点了点头。

看着这两人饱汉不知饿汉饥,还说得出这种话的样子,黑承晔蹭的将酒杯扔到了桌上,站起身,摇摇晃晃的道:“我就多余找你们两个出来,真是气死人不偿命,都赶紧滚回家去抱着老婆睡觉去吧,别管我了。”

他摇摇晃晃的往外走去,两个人谁也没拦。

他走后,温夜笙看向夜靖寒道:“这小子最近钻牛角尖钻的厉害,你真不打算帮他一把了?”

“帮,当然得帮,”夜靖寒晃了晃酒杯,唇角露出一抹狡黠的笑:“他不是不想看穿自己的心思吗?那我们帮他点一把火,烧烧他的眉毛。”

看到他这笑容,温夜笙心下不觉一笑,不过这小子可真是……回来了!

黑承晔回到自己的别墅后,并没有进屋,而是直接去了地下酒窖。

他从昨晚开始,就是在这里睡的。

他挑了一瓶红酒,打开,正要往杯子里倒的时候,地下酒窖的门开了。

黑承晔抬眸,见是韩潇来了,他原本就不怎么平静的眼眸里,透出了一股子怒意。

“大半夜的不睡觉,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?”

韩潇看到他已经有些醉意了,手上还拿着瓶酒,便主动上前,将他手中的酒瓶抽出,低声道:“小黑,别喝了,你明天还得去医院呢。”

黑承晔坐下身,冷声道:“那医院离了我,也照样转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