病房里,在监狱里服了两年半刑期的成絮,面色枯黄,身形消瘦。

她双手双脚都带着镣铐,被身后的狱警看的死死的。

见成澈走了进来,她眼底倏然闪过一抹光亮。

刚刚,夜靖寒来过,他说了之前的事情,都是他顶替成澈的时候发生的,加上自己在狱中也看过新闻,知道夜靖寒的话不假。

这会儿一看到成澈,她情绪立刻激动了起来,红着眼睛哭道:“六哥,这一次,你真的是我的六哥了对不对?”

成澈快步走到成絮身前,面色凝重的道:“是我,絮儿,我们先不说别的,这会儿我急需要你的骨髓,你先帮我救一个人。”

成絮凝眸,面上带着深深的质疑,她如此情真意切的模样,却被忽略了……

她心中不免有些恼火,问道:“你要我救的,是个女人?”

成澈看出了成絮眼底的敌意,沉声道:“是男是女有什么重要?人命关天……”

看到成澈急迫的模样,成絮直接打断了成澈的话,眸色中,透着一抹冰冷:“果然是个女人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这么着急的样子,六哥,你很在乎她?难不成,你喜欢这个女人?”

成澈凝眸:“你先救人,我慢慢跟你说……”

“不行!”成絮声音忽然就激动了起来。

她在牢里两年多了。

她每天都觉得,快要崩溃了。

她从新闻上看到过关于夜靖寒跟成澈的消息,虽然当时不知道,牢里的新闻是真是假,但知道成澈醒来后,她一直都在期待,曾经那个对他最好的六哥,能够来看她、救她。

可是……随着时光一天天流逝好,她在牢里被折磨的心力交瘁,却依然没能等到她心爱的六哥救她出去。

如今……六哥终于出现在了她的面前,却竟然,是为了另一个女人……

她怎么能甘心!

她不甘心!

成絮声音有些疯癫的问道:“你跟那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关系!”

成澈太过了解成絮的情况,如果他说了实话,只怕会刺激到她,便道:“她是边师傅的干女儿,你知道的,边师傅是我身边最重要的人,我不能不管他。”

成絮偏执的双眸中透着审视,死死的凝视着成澈的脸。

她不相信,一个男人如此急迫的救一个女人,竟然只是为了一个佣人。

她盯着成澈看了足有五分钟后,忽然道:“我可以救她,但我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!我要你娶我!”

成澈听到这话并不意外。

这是他进来之前,想过的意料之中的要求。

他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。

他真的没有时间可以耽误了。

他在这里拖延的每一秒钟,都是容黛的命啊!

他沉声道:“好,我答应你!”

成絮愣了一下,打量着成澈的眸光里,透着不置信。

她没有想过,这件事竟然会这么容易成功。

有那么一瞬,她甚至以为自己只是在做梦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