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她瞠目结舌的看着自己,成澈不想再耽误时间,直接又道:“现在你就跟我去做手术吧。”

成絮迟疑了的看着成澈,想到了之前自己被夜靖寒假扮的成澈耍的团团转的事情,疑惑的问道:“你真的是成澈?”

成澈从口袋里掏出身份证,递到了成絮的面前。

接着又道:“你小腿上有一道狗咬过的疤痕,那是你六岁那年,跟着婉姨来我和我母亲住的地方吃饭,结果被门口的狗咬伤了腿造成的,当时还是我把你送去了医院。”

他说着,沉声道:“现在你还有什么疑问吗?”

成絮听到这些话,心中有些激动:“是六哥,真的是!可是……”

她话音一转,凝了凝眉心:“我要如何相信,手术结束后,你真的会娶我?”

成澈从口袋中掏出笔,立刻找了一张纸,在上面写了个承诺书,签了自己的名字。

他将承诺书交给成絮:“只要手术结束,我就跟你结婚!”

“如果……”成絮凝了凝眉心,总觉得会让他如此在意的女人,一定不会是个什么简单的人物:“如果我不帮你呢?”

“那么,你会在狱中,受一辈子非人的折磨!你应该了解我的个性,我说到做到!”

成澈坚定的眼神,让成絮心中多少有些恼火。

他跟那女人之间,感情一定不一般。

可是……自己也真的受够了在牢里的生活。

成絮心一横,只要自己成了六哥的妻子,难道还会在乎那个女人吗?

她带着手铐的手将承诺书接过:“好,我救那女人!”

成澈心下一喜,他来来回回,总工耽误了不到五分钟……

黛儿能活,一定能活!

他立刻跟狱警说明了情况后,让人押着成絮去做术前准备。

此刻,他心中充满了希望,快速往容黛的病房折返。

可他刚回到病房门口,就听到病房里传来乱糟糟的声音。

他心里一紧,忙推门进去。

病房里,墨医生正一脸凝重的在帮容黛扎针,黑承晔紧张的在一旁帮忙。

而夜靖寒和云桑则在床的对面,云桑正握着容黛的手,急迫的喊道:“容小姐,你醒醒,成先生已经帮你找到了骨髓的捐献者,你要撑住啊。”

成澈脚步有些踉跄的上前。

见成澈来了,云桑忙让开了位置。

成澈看着容黛脸上源源不断涌出的鲜血,忙慌乱的伸手帮她擦拭脸上的血迹,可这血却怎么也擦不干净。

他声音发颤的恐惧道:“黛儿,黛儿,你撑着点儿,成絮已经答应要捐骨髓了,你可以接受手术了,你可以活下来,你可以的!”

可他话音才落,旁侧仪器里就传来一声‘滴’……的长音。

墨医生闭了闭目,终是停止了扎针的手,抬眸凝重的望向了成澈。

成澈看到墨医生的目光,摇了摇头,惶恐的哀求道:“不……不可以,墨医生求你救救她,成絮已经答应捐骨髓了,容黛能活的,她可以活下来的!”

墨医生低头,轻轻握住了容黛的手腕,无奈的道:“做手术的前提是,人还活着……可现在……成澈,我真的尽力了……”

,content_num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