容黛昏昏沉沉的睡了一天一夜,才终于醒来。

她不知道,这一天一夜间,成澈是怎样煎熬着过来的。

他就那么不知所措的坐在容黛身边,内心每一分每一秒,都像是在被痛苦撕扯着一般,半分都无法安宁。

看到容黛睁开眼的时候,他心里的大石并没有落地。

因为容黛的精神,很是萎靡,就连看着他的眼眸,也像是勉强撑开的,五官明显在努力压抑着痛苦。

成澈轻抚着她脸颊的手,在颤抖着,低声问道:“醒了?睡的好吗?”

容黛有些干燥苍白的唇,浅浅扬起了几分:“嗯。”

可随即,她又道:“我想,去个地方。”

成澈对她点了点头,视线模糊的看着他:“你说,你想去哪儿,我带你去。”

容黛薄唇翕张,没发出声音。

成澈低头凑到她耳畔,听到她隐忍着痛意道:“刚刚,我梦到妈妈了,我想去看看她。”

成澈心里一紧:“妈……说什么了吗?”

容黛摇了摇头:“她一直在看着我笑,那么的慈祥,我想,拥抱她,可是她却消失了。”

成澈咬牙,眼眶猩红:“妈妈可能是想告诉你,她现在很好,让你不要惦记她。”

容黛听着成澈的声音有些不对劲,她勉强睁开眼又看向他,随即抬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,帮他偷偷拭去了快要涌出眼眶的泪。

为了不让成澈继续难过,她转而道:“我们去买上一束玫瑰吧,我妈妈喜欢鲜花。”

成澈点了点头:“我去准备,你稍微休息一下,我们一会儿出发。”

“嗯。”

成澈出了房间后,容黛费力的侧过身,拉开抽屉,从里面倒处了一把止痛药,塞进了口中。

虽然此刻,她也知道,她撑不下去了,这药已经没什么作用了,却还是不得不吃。

起码在成澈面前,她不想让自己太痛苦,不想让成澈太担心。

花是成澈带容黛去花店后,由容黛一支一支亲自挑选,亲自包装好的。

他们开了两个多小时的车回到了帝城的墓园。

因为母亲去世前,还没能跟父亲离婚,所以母亲还是葬在了容家的墓园里。

上山的时候,容黛体力不好,是被成澈背上去的。

容黛抱着花,环着成澈的脖颈,在她耳边笑了笑道:“为了以后让你给我扫墓的时候,不要这么辛苦,等我走了之后,你就不要把我葬到山上来了,把我送到大海里吧。”

“不许瞎说。”

容黛抿唇:“我是说认真的,在大海里挺好的……”

“黛儿!”

容黛抿唇,抬手轻轻摸了摸他的脸:“好,不说,不说。”

成澈将容黛背到了苏湘的墓碑前,才将她放下。

容黛将鲜花和祭祀用的东西摆放好后,笑了笑道:“妈,我带你女婿来看你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