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为边师傅的喊声空前未有的大,且带着深深的兴奋,成澈恍惚的神情,落到了他的身上。

边师傅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,将手机往后递给他,声音激动的道:“夜二爷找到了跟少夫人匹配的骨髓!”

听到这话,成澈急忙就伸手将手机接过,放到耳畔,声音激动的带着几分发颤:“靖寒是我,匹配的骨髓在哪里,我这就过去!”

他甚至都不问夜靖寒,是不是真的。

因为以他对夜靖寒的了解,如果不是反复确认过信息无误,他是不会直接就给自己打电话报喜的。

夜靖寒也没有废话,直接道:“在皇城第二女子监狱,我刚刚已经联系到了墨医生,她正往皇城来,你也赶紧往这边赶。”

成澈立刻对边师傅道:“边师傅,掉头,我们现在就去坐私人飞机飞皇城。”

边师傅应下,路口直接掉头。

此刻,他跟成澈一样,都觉得心里很激动。

少夫人有救了,那少爷就有盼头了!

成澈又何尝不是很激动,他低头看着怀里昏迷中的容黛苍白的容颜,激动的握着手机问道:“那人是个狱警还是犯人,你接触过了吗?她愿意捐献骨髓的吧?”

“其实那个人……你比我更熟悉,是成絮,我派去的律师跟她说了你现在需要她捐骨髓的事情,她说要见你一面!”

成澈有些诧异:“成絮?”

他眸色一阵凝重,他昏迷前,成絮因为被查出不是成家的女儿,一直在被成家人针对。

只有他看在母亲跟婉姨的关系上,一直在照顾他们。

后来,他看出了成絮对他的感情有些不对劲,为了跟对方保持距离,他便以保护成絮为由,在国外给她置办了房产,让她在那边暂时生活。

当初他要做手术前,也跟夜靖寒说过成絮和婉姨的情况。

后来他清醒后,从边师傅那儿听说了成絮和婉姨的事情。

他知道,一开始,夜靖寒也算纵容他们,可后来,她为了得到夜靖寒伪装的‘假成澈’,竟然联手薄南征一次次的对付云桑,甚至胆大妄为的胆敢绑架云桑,激怒了夜靖寒,夜靖寒这才将她送进了监狱。

而顾婉也在随后,被成家老爷子带了回去,强势的控制了起来……

只是……

成澈有些不解的问道:“成絮的骨髓怎么会跟黛儿匹配的上?”

夜靖寒清了清嗓子道:“你以前只怕没有查过成絮的亲生父亲是谁吧。”

成澈凝了凝眸,想了片刻后,有些不置信的问道:“不会是……容西城吧?”

想要跟容黛的骨髓匹配,近亲的几率更大。

可容黛的父亲容西城是独生子,

而容西城虽然在妻子面前装出了一副好男人的模样,但外面的人都知道,他为人并不本分。

而刚好,成絮又不是真正的成家人。

推测后,成絮是容西城的私生女这一点,是他唯一能想出来的可能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