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话那头,夜靖寒一本正经的道:“你还真是厉害!”

之前,夜靖寒以成澈的身份生活的时候,被成絮母女俩烦了很久。

为了让她们离自己远一些,也不让她们招惹云桑,他是深入的调查过那母女俩的背景的。

结果就发现,成絮的母亲顾婉年轻的时候,竟然跟当时还是穷小子的容西城交往过。

只是因为当时,那母女俩作死太着急,所以还没彻底的调查完,夜靖寒就一怒之下将两人送进了警察局。

后来,这件事的调查,也就随着她们入狱而不了了之了。

那天,当成澈一脸忧郁的说起,容黛没有什么血缘关系的亲人时,夜靖寒一下子就想到了当时那个调查结果,想到了成絮不是成家的种!

与成澈他们分开后,他就回皇城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找人暗中查了成絮的骨髓,结果发现竟然真的吻合。

听了夜靖寒的话,成澈心中一阵感喟,“靖寒,幸好你当年留意过这件事,不然……我只怕这辈子都不会想到成絮的身上。”

他紧紧的搂着怀中一直没能醒来的容黛,心中莫名涌出了无限的希望,“靖寒,我真的……不知道该如何谢谢你。”

电话那头,夜靖寒无奈的道:“成澈,你千万别谢我,刚刚桑桑说的对,成絮这会儿提出要见你,只怕不会有什么好事儿。我之前把她送进了牢里,她只怕还怀恨在心,所以一会儿,我会先跟她把话说清楚,毕竟当初针对她的是我,不是你。”

成澈了解成絮的个性,或许这件事,的确不会那么简单。

但他不会放弃。

“只要她能够救黛儿,不管她如何针对我,我都认了!”

他现在只想让黛儿活下来。

只要黛儿能活,哪怕要他的命去抵成絮心中的恨,他都愿意。

成澈往返过皇城无数次,可从没有哪次,让她觉得这条路竟然如此漫长。

容黛中途并未清醒过,只眼耳口鼻流血不止。

成澈真的害怕,怕还没能等到骨髓,容黛就已经先丢下了自己。

所以路上,他始终抱着容黛,在她耳边一声声的哀求,“黛儿,我已经找到骨髓了,你再忍忍,哪怕只一天,只要一天,为了我,求你再撑一天,嗯?”

飞机一抵达皇城,几人就坐上了夜靖寒安排好的车,将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中的容黛,送去了黑承晔的医院。

他们赶到的时候,墨医生已经先一步来了。

看到容黛七窍流血的模样,她眉心已经闪过了一抹凝重。

她上前给容黛把了把脉,一脸严肃的看向成澈道:“赶紧去带人过来,半个小时之内,一定要回来!”

成澈知道事情已经迫在眉睫。

也好在,夜靖寒已经安排好了一切,此刻成絮在狱警的看押下,就在走廊尽头的病房里等着。

成澈半分都不敢耽误,快步出门,走向了那间载着希望的病房……

,content_num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