边师傅钳制着成絮,恭敬的颔了颔身:“少夫人,请吩咐。”

容黛双眸透着冷冽的道:“你立刻就将这个女人送去警局,除了之前的证据外,刚刚门口的监控也一起送过去,我不希望余生,在监狱以外的任何地方,再看到或者听到跟这女人有关的任何消息!”

既然这女人有心非要害自己和晚晚,那自己,凭什么手下留情。

她对未来充满了无限的憧憬,绝不希望这样一颗老鼠屎,再来毁了自己的未来!

哪怕半分可能会与成澈和晚晚分开的风险,她都不想再承担!

她要自己的未来,一路向上,只有幸福!

边师傅还从未见过如此霸道的少夫人,倒真是有了几分少爷身上的影子。

“是!”

容黛对她点了点头后,转身快步奔回成澈身边,轻柔的搀扶着他受伤的手臂,低声道:“我们回去,我帮你处理一下伤口。”

“好,”成澈温润的应下后,随她一起进了大门。

直到两人走远,边师傅才将成絮从地上拉起,成絮挣扎着想要逃跑。

她抬眸看向成浩然,咬牙道:“你是个木头嘛,愣在那里干什么,还不过来帮我一把。”

成浩然听到这话,倒吸口气,什么意思,她……都要杀人了,还想着逃跑?

他担心的看了看她,又往别墅大门的方向看了看,他现在都得去给畜生铲屎了,可不敢再得罪六叔了。

可还不等他开口,边师傅已经淡淡的道:“浩然小少爷最好还是不要多管闲事,你要是够聪明,就应该看得出来,我家少爷是放了你一马的。不然,就以往年,他帮你擦屁股时处理的那些脏事儿,你只怕……”

“我我我,我不插手的,”成浩然立刻后退了一步,快速的摆了摆手。

他知道,六叔要送他去坐牢,分分钟钟的事情。

他宁可铲屎,也不要坐牢啊。

成絮在边师傅手中挣了两下,实在是挣不开,咬牙对着成浩然骂道:“你这个废物东西,都是成家男人,你怎么就这么没种!”

“你少来了,”成浩然面对成絮的时候,倒是理直气壮了许多:“成家男人除了六叔,哪个能顶事儿的!你自己心术不正的要杀人,惹毛了六叔,凭什么拉我垫背!”

边师傅眉心扬了扬,在少爷和少夫人那里看惯了生死相依,再看看这些互相推脱责任的丑陋面容……

真是令人恶心。

他轻而易举的一手就控制住了成絮,掏出手机拔打了一通电话,找来了帮手……

别墅客厅里,成澈在沙发上坐下后,容黛小跑着去柜子里拿出了应急药箱回来。

她顺势坐在了茶几上,将药箱打开,面对着成澈,帮他用湿巾擦拭了一下伤口周围的血迹。

见血还不停的往外流着,容黛蹙了蹙眉,抬头担心的道:“这还流着血呢,不行,要不我们还是去医院吧。”

“不要,这种小伤跑去医院,不是要被人笑掉大牙了嘛,我又不是没有老婆,”他说着,弯身拽着她的手,放在了自己的手臂上,淡定的道:“就你来,消消毒,喷点药,绑一下就OK了。”

容黛呼口气,行吧。

她先用碘伏消毒,又喷了点止血的药,这才用纱布,认真的一圈一圈的帮他把伤口缠好。

因为她全程都极其认真,将所有的关注点都放在了成澈的伤口上。

所以也没有注意到,成澈一直坐在对面,用热切的眼神直勾勾的打量着她。

成澈越看,越觉得自家小媳妇儿小心翼翼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。

他轻声笑了笑,终于引起了容黛的注意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