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烟凝眸,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墨寒霆一把拎住了她的衣领,将她上半身拽起,扯到自己身前:“慈恩医馆有一个很出名的神医,人人都叫他声大夫!”

司烟心里一滞,这男人怎么会又派人去调查医馆?

声大夫,那分明是……

见她表情顿住,墨寒霆自然而然的就以为,是自己查对了,司烟这女人心虚了。

还不等司烟说什么,他凝视着司烟脸上那一道道的疤痕,眼底迸发出的戾气,让人不寒而栗:“司烟,你这个骗子!撒谎之前,你难道就没有想好,谎言被戳破后,要如何继续圆谎?”

司烟抬起一双原本该灿若星海,此刻却透着凝重的眸子,沉默了良久后才道:“墨寒霆,你误会了,我就是医馆里的声大夫。”

墨寒霆听到这话,不禁鄙夷的冷笑了起来:“司烟呀司烟,你还真敢把人当傻子戏弄,怎么,你是以为,就算骗了我,我也不会拿你怎么样是不是?”

司烟眼神里透着坚定:“墨寒霆,不管你信不信,我都没有撒谎,我真的是慈恩医馆里的大夫,而我喜欢过的阿声……”

她说着,凝视着墨寒霆的双眸,渐渐变的迷离和温柔:“他是我心中的英雄,他霸道却也温柔,他睿智却不孤傲,他心怀大义,却把所有的好,都给了我。他教给了我很多东西,甚至于我的医术也是他教的,他……”

“闭嘴!”

看着司烟提起那个野男人时,满眸美好的样子,墨寒霆棱角分明的五官,顷刻被戾气裹挟,周身都透着一股骇人的气息。

她这是对那野男人多念念不忘,才拉自己做替身的?

墨寒霆拎着她衣领,将她拽近了几分,另一只手也掐住了她的下巴:“我让你交代那个叫声大夫的狗男人在哪里,可没说要听你夸赞他,你不觉得自己脏,我却嫌听着恶心!”

他说完,直接将司烟推倒在地。

他可还没忘记,之前封呈给他的那张恶心的照片。

那狗男人是个那方面的变态,而司烟也偏巧就喜欢那一挂,那照片就是最好的证明!

可现在,她竟然敢堂而皇之的告诉自己,那男人有多出色?

司烟躺在冰冷的地上,只觉地上的凉意,从后背往身体中奔涌。

当初要用阿声的名字出诊,不过是为了怀念他。

如果早知道会引起这么大的麻烦,她又怎么会用这个名字?

她费力的道:“那个阿声的确是我乔装的,如果你不信,可以去慈恩医馆里问小白。”

墨寒霆阴鸷的双眸鄙夷的凝视着她:“呵,你跟那姓白的你们本就是一丘之貉,关系不干不净,他的话,你觉得我会相信?”

司烟心下有些无奈:“墨寒霆,我知道你看我不顺眼,觉得我在撒谎,可你到底要怎么样,才能相信,我真的是慈恩医馆里的大夫?”

墨寒霆冷睨着她,这个女人的话,他是怎么都不会相信的!

反倒是她刚刚把那个叫阿声的野男人夸到了天上,让他莫名地越来越恼火!

他眼眸里透着一抹冷意,倒是想到了该如何折磨这女人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