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浩然愣了一下,望向成澈一头雾水:“六叔,我……”

“怎么,我指使不动你了?要把你爸找来?”

成浩然知道,成氏集团得仰仗着成天集团的帮助,所以即便父亲来了,肯定也得听成澈的。

他噗通一声跪下:“六叔,我是不是又做错什么了?”

成澈没有理会他,拿起一本书,温润的翻看了起来。

“六叔……”

成澈没有看他,只优雅的翻了一下书页,表情冷淡寡漠的道:“我允许你说话了吗?”

成浩然只得闭嘴,心中一阵崩溃,他这是遭的哪门子横祸啊?

成澈安安静静的看了两个小时的书后,将书放下,看向正因为腿酸在捶腿的成浩然:“现在知道自己做错什么了吗?”

成浩然见六叔看了过来,立刻收敛了动作,“六叔,我这几天,没乱要钱,也没去那些不好的地方鬼混呀。”

“看来,你还是不知道,那明天放了学,继续过来……”

“别别别,”成浩然立刻双手合十,一脸郁闷的道:“六叔,你就大人大量,提醒我一下行吗,我以后一定改。”

以前跪祠堂,看着他的佣人虽然都是六叔的人,可他好歹还能偷着坐会儿,可今天在六叔面前,他腿都要废了,明天再来一次,那他的腿就真的不用要了。

成澈沉声道:“什么样的男人,能这么没有担当,自己做了混事儿,还心安理得不知错?”

担当?

成浩然凝了凝眉,一下子想起了容黛。

如果不是以前那些混事儿,那今天,他就只跟容黛发生过冲突。

难不成,六叔是在给容黛出气?

他有些诧异的望向成澈:“六叔,你是因为容黛的事儿,跟我生气吗?”

成澈扬了扬眉心,淡然的睨着他。

成浩然知道自己猜对了,一想到以后容黛真可能成了六叔的女人,那他不是平白矮了一辈吗?

他可不干:“六叔,你可千万不要被那死丫头给骗了,她就是要利用你,报复咱们成家的,她以为,我们家人害死了她母亲,所以……”

“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,成家若心安理得,难道还怕人查?”成澈手指在桌上,自然又轻巧的敲了敲:“成浩然,听好了,以后看到她,给我恭敬一些,再招惹她,我亲自收拾你,听到了吗!”

“六叔,你不会真要跟她在一起吧?你们可是相差九岁呢。”

成澈眉眼透着一抹冷意,睨着成浩然。

容黛都没嫌他老,这混小子有什么资格。

“怎么,我跟谁在一起,要经过你同意?”

成浩然大惊,这是容黛疯了,还是六叔疯了?

成澈转动轮椅,来到成浩然身前:“今晚的事情,我不想从第三个人口中听到,如果听到了,就滚回去吧!”

成浩然心中一阵郁闷,六叔这是欺负了人,还不让人喊冤,太不讲道理了。

可偏偏,自己也没办法,这哑巴亏,只能吞了。

他站起身,弯腰拍了拍自己的膝盖,好半天才缓和过来,给成澈鞠了鞠躬后离开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