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崇来到衣帽间找她的时候,云桑竟不知何时在里面睡着了。

他走到云桑身边,本想着叫醒她的,却先看到了她怀里抱紧的画册。

他好奇之下,将画册抽出。

云桑一下子惊醒了。

见是云崇,云桑松了口气。

云崇讨喜的笑了笑:“姐,你怎么睡在这儿了。”

云桑警惕的快速起身,将画册从云崇手中拎出,佯装随意的合上,面上却带着和善的笑容道:“看了些跟工作有关的图,结果不小心看睡了。”

她回身将画册放进了保险柜里。

云崇纳闷,跟工作有关的图纸?

云桑回身,挽着他的胳膊道:“走吧,阿崇,咱们出去说,你找我什么事啊?”

云桑的话,打断了云崇的思路,云崇立刻道:“刚刚爸爸给你打电话,你手机没人接,他就让我来告诉你一声,夜靖寒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,不过因为脑震荡和左侧手臂骨折,可能要住一段时间的院。”

原来是夜靖寒的事情。

云桑冷冷淡淡的点了点头。

她不在乎夜靖寒死不死,她更在乎夜空。

不过……他就算没死成,受些身体上的罪,也是罪有应得。

“我知道了,”她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:“阿崇,不早了,回去睡觉吧。”

云崇点了点头,他走到门口,犹豫了片刻后道:“姐,其实我觉得,靖寒哥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,他现在,又随和又好相处。”

对待云崇,云桑向来温柔。

若是别人帮夜靖寒说话,她是会想翻脸的,可云崇不同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