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靖寒迈步就要去追。

可自诩为周到的钱蓉,却挡住了他的路,一脸歉意的道:“二爷,真是抱歉,这件事,都是寅之的错,我代表他……”

夜靖寒阴鸷着张脸,打断了她的话:“他甚至都瞧不起你,你如何代表他?”

饶是见惯了大场面的钱蓉,此刻也被夜靖寒能杀人般的视线给吓到了,忙噤了声。

夜靖寒低垂着眼眸,鄙夷的冷睨她,“这就是你们祁家要让我看到的诚意?看来,我还真是高看你们了。”

“二爷,真不是这样的……”钱蓉只跟他说了几句话,就已经一身汗了。

她可真心不想再跟这个可怕的男人打交道了。

不远处,云桑抖开了祁寅之的手,唇角带着清寡的笑意:“行了,戏演完了,手拿开吧。”

祁寅之痞笑着道:“没想到,你年纪不大,倒是挺沉稳冷静的,刚刚要不是你,我只怕真要被人看了笑话去。”

“话说,”云桑有些好奇的问道:“为什么我觉得,你对夜靖寒的敌意,比我的还重呢?怎么,你们以前起过什么过节吗?”

提起这事儿,祁寅之痞气的眼眸微扬:“过节……还真有。”

云桑有些纳闷的望着他。

祁寅之凑在她耳边低声道:“他们夜家人,害死了我最在意的人,这算不算是过节?”

又是人命官司。

看来,她跟祁寅之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共通之处,起码对于恨夜靖寒这件事儿上,就充分的可以达成共识。

“当然……”算字还没说完,云桑就感觉到,有什么东西,毛茸茸的,从她脚踝边蹭过。

云桑下意识的低头。

当看到白绒绒的小白狗的时候,她浑身忽然像是被人定住了一般,一动也不动不了。

见她忽然停下,祁寅之将目光落到了她的身上。

可却看到了她脸色煞白,一脸恐惧的样子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