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桑收敛起了脸上的淡定,将他的手推开,冷漠的道:“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夜靖寒没有错过刚刚云桑脸上,那一瞬的失神。

他英挺的五官上,布满伤楚:“我有很严重的失眠症,从很久之前开始,就一直承受失眠的折磨,这件事,知情人并不多。上一世,我收到了一款香片,可以帮我调理我的失眠症,我一直都很想找到这个人,感激她。结果有一天,我竟无意间发现,这个人,是佟安。

为此,我一直都很感激她,也对她很好。可就在刚刚,我去找佟安,想要一些香片的时候,她却连我有失眠症的事情都不知道。显然,上一世,我被骗了,佟安窃取了别人对我的善意。那个人,就是你,对不对?”

听到这里,云桑心中一凌。

佟安?

她没有应声,可表情却凝重了起来。

奶奶这里的调香室,不是所有人都能随便进来的。

但……上一世的佟安可以。

还真是可笑。

原本以为,贼只有一个。

现在看来,她是真低估这佟家姐妹了。

会叫的狗咬人。

可原来那只不会叫的狗,咬的更紧。

云桑的视线冷淡地落到了他的脸上:“那又如何?她不知道,我也不知道,你找错人了,请你立刻离开。”

夜靖寒一脸坚定的摇头:“不可能的,我现在已经了解你的能力了,就是你。你不承认,无非就是因为恨我,对吗?”

她眸光冷厉的冷淡一笑道:“夜靖寒,别说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就算我知道,也绝不会帮你。”

夜靖寒满眸清明的道:“我不是想要找你帮我,桑桑,我只是想要确定,帮过我的人,是你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