祁寅之一动手,双方刚刚一直在维持的‘假和平’立刻打破。

堵赌场门口顷刻混战成了一片。

祁寅之高声道:“阿逊,护人。”

听到这话,阿逊立刻将云鹏程和云桑,拉到了自己的保护圈。

而祁寅之则跟阿坚一起,擒贼先擒王的将宋老板给拿下。

宋老板被按在了地上,阿坚高声道:“都住手。”

对方赌场的人马立刻停手。

祁寅之踩着宋老板的后背,蹲下身,痞里痞气的道:“看在大家都是同行的份儿上,本想卖宋老板几分薄面,可宋老板实在是太不自量力,我祁寅之护着的女人,你也配惦记!”

宋老板的脸被按在地上碾压,却不服气的喊道:“祁寅之,你别乱来,我们是一条线上的,你若动了我,可不合规矩。”

“规矩?在这东安国的堵赌桌场上,我祁寅之就是规矩!得罪了我,你就没活路。,”祁寅之说着,踩着对方的脚,又用力了几分。

宋老板吃痛,喊了两声。

他的人马立刻就要上前,却被祁寅之的人给挡住了。

宋老板也没想到,云恒的事儿,竟会把这二世祖给牵扯进来。

他刚刚出现,说是来解决问题的,自己还没想明白,这事儿跟他有什么关系。

却原来,这二世祖跟那云桑,竟然有一腿!

真特么他妈倒霉到家了!

祁寅之抬手,拍了拍宋老板的脸,脸上布满了阴鸷:“听着,给你两个选择,第一,冤有头债有主,谁欠的钱,找谁还,今天的事儿,我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。

第二,这账,我替云恒平了,不过……你应该也听说过了,我这人极其记仇,你敢让我不爽,我就留下你的双手和赌场,把你像垃圾一样,从东安国清理出去!”

听到这话,宋老板面色一紧。

这祁寅之在整个东安国的堵赌场上,叱咤这么多年,最令人忌讳的,不过就是他的狠毒还有邪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