魏嫣然一脸嫌恶的看着白苗苗,真想去撕了她这恶心的嘴脸。

她做什么了,就作践自己了?

温长林见白苗苗如此善良,心中不忍,将她搂在怀里,轻声安抚道:“不用跟她这种不懂自爱的人说,她不会明白你的善意的。”

不懂自爱?

魏嫣然心里一痛。

她为了这个男人守身如玉这么多年。

一心一意的只想着把最好的自己,在新婚夜交给他。

可他非但背叛了自己,还跟这个没有道德,勾搭别人未婚夫的女人,说她这个受害者不懂自爱?

魏嫣然恼火不已,感觉自尊心被狠狠的践踏了。

温夜笙眉心微扬,长臂一捞,将她带回了自己的怀中,低头就吻上了她的唇。

对面的两个见证人,都懵了。

而当事人更是直接被圈在怀里,傻了!

温夜笙的吻,温柔又缱绻,让没什么经验的魏嫣然,脑子空白了足有半分钟,连要推开他这事儿,都没能反应过来。

过了好一会儿,温夜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她,抬眸,望向对面已经慌了神的两人。

他唇角染着,与他往日的谦和气质完全不相符的戾气,声音却异常冷魅:“温长林,看清楚了,你跟你身边那个女人背着未婚妻偷人,那叫不懂自爱。嫣然在跟你取消婚约后,跟我做任何事情,都叫做情不自禁。你之所以得不到她的情不自禁,不过是因为你不配而已。”

他说着,将目光在白苗苗身上,鄙视的打量了两眼:“你也只配要这种水准的女人了,滚吧,再扰我的雅兴,后果自负!”

他说完,搂着魏嫣然,推门回了房间。

门口,温长林拳头紧握。

他没有碰的女人,却被堂叔给碰了。

这……温夜笙到底什么时候把主意打到魏嫣然身上的?

他们是不是一早就背叛自己了?

温长林恼怒,正要上前去纠缠,却被白苗苗拉住:“长林,你冷静点儿,现在去,讨不到好果子吃的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