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鹏程听完这话,看向时茵。

时茵心中悲痛的闭目。

这种事情,她真的没法儿做割舍。

那是她怀胎十月生下的长子,是三个孩子中,她投入精力最多的,养护的最小心翼翼的一个。

可是现在,也是最伤她心的一个……

她也想让那孩子改掉恶习,可是……舍了他,自己又真的狠不下这心。

云桑知道,这件事儿,父母必然是纠结的。

她也不强迫,只道:“爸妈,如果你们实在割舍不了,了不起,咱们全家拿命为他的行为买单,我跟阿崇已经做好了,跟你们一起,与我哥同生共死的准备。”

云崇点了点头:“没错,爸妈,你们不必难过,我们会一直陪着你们的。”

云桑看向阿崇,心中感叹,她这可怜的傻弟弟并不知道,她所谓的同生共死,是真的。

上一世,阿崇走的……太悲惨。

惨到她现在想起来,还会觉得心痛。

她拍了拍了母亲的手:“爸妈你们好好考虑一下吧,我跟阿崇也回去休息了。”

她从床上下来,经过阿崇身边的时候,顺势挽着他的手臂,将他带了出去。

来到客厅,云崇看着云桑,有些担心的道:“姐,如果爸妈真的答应发表声明,那我们……真的就不管哥了吗?”

云桑应道:“对,真的不管,哥现在肆无忌惮,无非就是仗着有人给他擦屁股,可若他的靠山都没了呢?他还如何赌?”

云崇沉声:“所以,你还是想帮大哥戒赌的,对吧。”

云桑点头,云恒要么戒赌,要么戒亲人,没第二条路可走。

她拍了拍云崇的肩膀,“不早了,你也早点儿回去休息吧。”

她说完,就往外走去,云崇忙道:“姐,你干嘛去?”

“我去外面吹吹海风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