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桑死死的凝视着夜靖寒。

天知道,她有多想将眼前的男人千刀万剐。

她甚至不知道,自己当年到底为什么会眼瞎,喜欢上了这个自私,狂傲,又愚蠢至极的男人。

她努力的平静着自己的心情。

她知道自己此刻有多想随着夜空去了。

可是……她不能。

作为一个母亲,她没能在孩子活着的时候,为孩子做任何事情,却也不能让自己的孩子白死。

良久,她坐起身,坚定的道:“做为母亲,我没能救自己的孩子,是有罪,我会活着赎罪,但是夜靖寒,你跟佟宁才是罪魁祸首,你们谁都别想好过。”

夜靖寒眼底透着森寒,他的人生,早就被这个女人毁的一塌糊涂,何曾好过?

云桑呼口气:“我要见阿崇。”

“怎么,又想杀了他再自杀?你以为,我会让你得逞吗?”

云桑望着他,声音虽沙哑,却平静里带着恨意:“杀人凶手都还活着,我又为什么要死?”

夜靖寒捏住她的脖颈:“你还敢跟我伶牙俐齿?”

云桑眼底带着满满的恨意,凝视着他:“你错了,跟你这样的人,我连多说一句话,都觉得恶心,我只想见我弟弟。”

正此时,门口传来了敲门声。

秘书郝子虞走了进来,在夜靖寒耳边耳语道:“二爷,调查到了。”

夜靖寒冷声道:“把这个女人送去云崇的病房,让杨文清看着他们,他们若谁死了,我都唯杨文清是问。”

“是,”郝子虞派保镖将云桑带出了病房。

云桑走后,夜靖寒面色玄寒的道:“说吧。”

郝子虞如实汇报。

知道徐博雅和徐善对云桑做过什么。

夜靖寒的脸色阴沉的如千年寒冰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