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缇听到这话,心痛的抬手,轻拍着他的后背:“靖寒,你别吓唬三姑,桑桑她已经走了,你……”

“她没有,她不会走的,”夜靖寒一把将夜缇推开,悲愤交加的怒喊:“她明明好好的在家里等我,我们说好的,我忙完就回去陪她,你们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要带走她,把她还给我,还给我呀。”

他说着,紧紧握住了夜缇的双肩,用力的摇晃了起来。

“为什么要抢走她,为什么要把她藏起来,我都知道错了,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,忏悔啊。”

温夜笙凝眸:“够了。”

他将云桑的骨灰盒,强行塞进了夜靖寒的手中。

“桑桑在这里,她为什么会在这里,你不清楚吗?她死了,这不是你一直以来努力的结果吗?你已经达成所愿了,你还哭什么,闹什么?”

夜靖寒痛苦的缩回手,将头向后靠在了车门上,不肯去触碰自己腿上的骨灰盒。

这不是桑桑,不是。

看到他这副模样,夜缇心痛不已。

她伸手,轻轻抚摸着骨灰盒,低声道:“桑桑她喜欢干净,她不会愿意让我们看着她变成发臭的尸体,靖寒,就当三姑求你,你放过她,给她一个体面吧。”

夜靖寒缓缓弓起身子,圈住了自己的双臂,紧紧的抱住了骨灰盒。

他的桑桑是个爱干净的女孩儿。

可她却一次又一次的,被自己伤的遍体鳞伤,血肉模糊啊。

她该有多痛,才会对自己说,“永不原谅啊”。

看到夜靖寒痛苦不堪的样子,夜缇纵有满腔愤怒,此刻也不知该如何发泄。

爱情这件事,总是来的刻骨铭心。

没有经历过的人,又如何会明白生死两茫茫的悲痛。

她缓缓站起身,摇摇晃晃的离开了。

温夜笙蹲在夜靖寒身前,宽慰道:“靖寒,人,总要入土为安,你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