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桑说完,抬手就对着秋意浓的脸,狠狠的掴了一巴掌。

周围原本闹哄哄的看热闹的人群,忽然一下子就陷入了寂静。

秋意浓懵了一下,她可是秋家大小姐,从来都没人敢这样对她。

“云桑,你凭什么打我!”她眼神一冷,恼怒至极,边呵斥着,边抬手要还击。

可手才刚伸出来,就被夜靖寒一把抓住。

夜靖寒脸色冷凝:“你敢动她一根手指,我就废了你这双手!”

听到这口气,秋意浓伸出去的巴掌,手指倏然蜷缩起来,心口起伏的望着夜靖寒:“靖寒,咱们大家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,你……你总不能拉偏架吧。”

夜靖寒挑眉:“偏?半分也没有,桑桑就是标准,她说你错了,你就是错了。”

他说完,甩开了秋意浓的手。

云桑冷眼看了夜靖寒一记,多管闲事。

她望向秋意浓:“秋小姐,还是不知道,什么叫诚恳吗?那我不介意,再教教你。”

秋意浓呼口气,看向云桑,声音柔和了许多:“对不起。”

云桑挑眉:“秋小姐在跟谁说对不起呢?”

秋意浓握拳,愤恨难安:“对不起,云小姐,我不该因为怀疑你,就影响了赛事的进行。”

云桑啧了一声:“还是差点儿感觉呢,我记得有个词儿叫做……鞠躬致歉,秋小姐知不知道什么叫鞠躬?我今天,免费教学。”

不远处的主席台上,薄南征唇角浅扬。

真是个机灵的姑娘。

秋意浓抬眸咬唇睨着她,几乎都快要哭了。

可看到云桑身旁,夜靖寒正眸光玄寒的望着自己。

她呼口气,双手交叠在身前,忍气鞠躬道:“云小姐,对不起,我不该因为怀疑你,就影响了赛事。”

云桑眉心染着一丝得意,走到秋意浓身前,弯身凑到她耳边,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:“你今早那么一闹,如果不是你,比赛过后,我可能还会被诟病走后门。可现在……我倒还得谢谢你,帮我找到这么一个好机会,堵住了未来的悠悠众口呢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