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桑纳闷道:“我应该听说过什么吗?”

魏嫣然温和的应道:“刚刚温先生说,成先生是来找黑医生看病的,我还以为这段时间黑医生经常去你家给二爷复诊,他跟夜二爷又无话不说,这事儿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呢。”

这事儿云桑还真不知道,黑承晔什么都没跟自己说。

不过云桑倒是知道,成澈这个人,从小就体弱多病,后来又因为事故,坐上了轮椅。

但这并不影响他在帝城杀伐决断、雷厉风行的打造了商业帝国。

可……

“帝城在东安国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城市,什么样的医生没有,这成先生怎么就偏偏不远千里的,跑到了皇城来找黑承晔呢?不奇怪吗?”

魏嫣然疑惑的想了想道:“是有些怪怪的,现在只有黑医生跟成先生在另一间包间里单独谈事儿,连温先生都出来回避了。”

云桑其实对这事儿,也没有多好奇。

正准备要转移话题的时候,只听魏嫣然又道:“我刚刚从他们包间门口经过,遇到温先生的时候,正好温先生开了门,我听到里面好像提起了夜二爷。”

夜靖寒?

云桑疑惑道:“黑承晔提的?”

“是啊。”

魏嫣然说完,忽然就急道:“桑桑,我先不跟你说了,潇潇从包间里醉醺醺的出来了,我去看看。”

云桑立刻应道:“好好好,那你快回去照顾她吧,今天真的是太抱歉了,明明是我把你叫过去的,结果我自己却先走了。”

魏嫣然笑了笑:“行了,你跟我之间还客气什么,挂了啊。”

手机挂断后,魏嫣然快步回到了包间门口。

正搀扶着韩潇的温夜笙道:“潇潇犯恶心,想吐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