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靖寒闻声,转过头去看。

刚刚杨文清还站在手术室门边的,这会儿怎么没人了?

一旁,魏嫣然不知道两人为什么找杨文清,便道:“刚刚黑医生跟你们说完阿姨的病情,杨管家就往电梯那边走去了。”

云桑跟夜靖寒对视了一眼。

刚刚?

云桑沉痛了有一会儿了。

夜靖寒立刻掏出手机,给楼下的司机打电话,让他们拦住下楼的杨文清。

可是司机却说,杨管家两分钟前,已经出了医院打车离开了。

夜靖寒立刻拨打了郝子虞的电话。

手机接通后,夜靖寒沉声道:“子虞,放下你手头的工作,去一趟云家,如果杨管家在,立刻把他给我控制起来,把他带回我的私宅。”

“好,我这就去,”郝子虞边下楼,边担心的问道:“不过,二爷,你找杨管家找的这么急,是发生什么事了吗?杨管家……难道又出了什么问题吗?”

夜靖寒没有心情多说什么:“你先拦住他就可以了,如果他不在云家,你就派人出去找,就算掘地三尺,也把他给我找出来。”

“是。”

挂了电话后,夜靖寒与云桑的心情,都莫名的沉重了下来。

夜靖寒垂眸,愧疚的道:“对不起。”

云桑闭目,这件事,又跟夜靖寒有什么关系呢?

被骗了这么久,他不也是受害者之一吗?

手术室里,时茵很快就被推了出来。

看到妈妈一脸憔悴,还昏迷未醒的样子,云桑心里一阵心疼。

跟着来到病房后,她贴心的帮母亲擦拭,拉着妈妈的手说话聊天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