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桑缓缓的坐在了病床边的椅子上,凝视着夜靖寒。

如果真的是杨管家……

想到上一世,她拜托过杨管家的那些事情,她自嘲一笑。

被骗的,又何止是夜靖寒呢?

“夜靖寒,”她声音低缓而深沉,夜靖寒将衣袖放到了眼睛上沾染了片刻后,挪开,望向云桑。

此刻他的双眸里,就只剩下了浅显的雾气。

云桑望着他,双眸没有什么焦点:“上一世的云桑,无论如何,都不可能原谅上一世的夜靖寒。因为上一世的云桑,太苦太痛了,那些痛苦,刻在了她的骨髓里,磨灭不掉,也无法遗忘。

就算上一世的夜靖寒是被人算计的,就算他是真的很爱云桑,可这都不是云桑原谅他的理由。因为上一世的云桑太可怜,为了爱夜靖寒,而赔上了一切。”

夜靖寒的心紧缩着,闭目,痛苦的点了点头。

他懂,他没有资格,被原谅。

因为错误已经铸成,因为伤害已经存在,也因为撕碎的心,无法被缝合……

云桑呼口气又道:“我没有资格,替上一世的云桑,说原谅。可是做为这一世的云桑,我原谅这一世的夜靖寒了,因为这一世的云桑,看到了夜靖寒悔改的决心。”

夜靖寒睁开双眸看向她。

云桑平静的道:“原谅,不代表可以重新接受这份感情,夜靖寒,其实,你我都心知肚明,有些隔阂,隔着山海,是跨越不了的,你跟我最好的结局,就是老死不相往来。”

夜靖寒握拳,他明白,可他怎么甘心。

尤其在知道,自己毁掉的,是上一世唯一一个真心爱自己的人时,他就更无法释然了。

见他一直不说话,云桑叹口气又道:“还有,杨管家的事情,我们终究也还是缺少证据的,怀疑,无法成为给一个人定罪的证据。所以,如果我是你,我会振作起来,寻找证据。如果杨管家是无辜的,那我们就还他清白,可如果他真的是背叛者,那就要毫不犹豫的,除掉身上的这颗毒瘤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