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潇看着夜悔这副样子,不害怕是假的。

可是她知道,自己要冷静。

见韩潇似乎慌了,夜悔有些狰狞的低头,就要去吻她的唇。

现如今,韩潇已经落在了他的手心,她逃不了,他也没打算放过她!

韩潇知道自己激怒他了,忙侧过脸,恐惧的高声喊道:“学长。”

夜悔一把揪住了她的衣领:“闭嘴!我不是你的学长,我是夜悔!”

韩潇摇头,眼底带着雾气:“你是郝子虞!就算你对我表哥的情谊是虚情假意,可是这么久以来,我跟你之间,并没有任何的利益关系,你总不至于对我的好,也是装的,不是吗?”

“装?”夜悔讽刺的嗤笑,他这半辈子,算计了太多。

可唯独算错了爱情这件事儿。

他以为,只要所有的锅,韩腾义都背下了,他报复完,就一定可以跟韩潇走到一起,过上幸福的一生,可是……

夜悔握着她衣领的手紧了几分:“我对你,一直都那么好,可你呢?你进了演艺圈后,一直在躲我?你先跟傅凯文在一起,后来又为黑承晔生下了孩子!

我夜悔在你的人生中,就是个笑话。我告诉你,韩潇,这辈子,我跟你磕上了,你休想逃离我,黑承晔和那个野种我也绝不会放过,我会让他们不得好死的!”

这话,让韩潇的心,瞬间像是被塞上了千斤大石。

她不怕死,甚至觉得……死也是一种解脱。

可她听不得达达被伤害的话。

她也不愿意让黑承晔那样一个救死扶伤的医生,被她连累,不得善终。

她要冷静,必须冷静。

她凝视着夜悔的双眸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