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悔抬眸望向她。

韩潇闭目:“我不会让你碰我,除非有一天,站在我面前的这个男人,只是郝子虞,不是那个满腹仇恨,想要杀了我儿子的人!我儿子也不是野种,他是夜悔伤害过我的证据!”

夜悔伸手,按着她的后脖颈,将她带到自己眼前:“你以为如果我强行要你,你反抗得了?”

此刻的韩潇,早就已经冷静且沉着了下来,她平静的看着他:“我反抗不了,可是夜悔,你别忘了,我不怕死!”

夜悔捏着她脖颈的手,紧了几分:“韩潇,你刚刚说的那一切,最好不是骗我的,否则……我一定拉着你们所有人,下地狱!”

他松开了手,从韩潇身旁起身。

韩潇心里松了口气,在夜悔要出去的时候,急道:“等一下。”

夜悔回头视线扫向她。

韩潇凝眸:“我……饿了。”

夜悔看着她,右侧眉心不自觉的扬了扬,他转身拉开门出去。

很快,他亲自端着饭回来,一口一口的喂她,

韩潇大口吃着,她要好好活着,要让自己时刻保持满身的力气,以备随时找到可乘之机逃离。

可是当吃完饭,她浑身无力的躺在了床上的时候,才知道,原来夜悔比他想象的,更加警惕和卑鄙。

他为了不让她有逃跑的机会,在她的饭菜里下了让她浑身无力的药……

夜悔说:“韩潇,你不会知道,我在你父亲的精心培养下,到底经历过怎样的炼狱,才走到了今天的,所以,不必试图逃跑,你逃不了的。”

韩潇躺在床上闭目,心下有些哀凄。

如果黑承晔知道她现在的下场,估计要笑她不自量力了吧。

而此刻,她脑海中所想到的黑承晔,正在一间废弃的工厂里,盯着被人压制着的江楚年。

他声音阴鸷的走上前,掐住了对方的脖颈:“我最后再问你一次,夜悔藏在哪儿,说!”

,content_num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