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天,跟桑桑一起在船上消失后,却连尸体也没找到的,还有夜悔。

成澈并不确定,夜悔是不是也还活着。

他不能让夜悔知道,桑桑还活着的事情,更不能让桑桑再面对那么危险的人。

他收敛了神思,轻轻抚摸着云桑的脸颊:“他们那么爱你,若看到你受了这么严重的伤,一定会心疼和难过的,这样好不好,我们先回家,好好的养一下身体,等你彻底恢复了健康,我们再去见他们,到时候,他们一定会觉得很幸福的,嗯?”

云桑虽然认识的人不多,可这个人说话的声音,却总是这么温温软软的,真好听。

想到自己现在就算是见到父母,可能也认不出来,又想到自己的脸这么吓人……

云桑点了点头,决定听丈夫的建议。

成澈心里松了口气,其实他还挺担心,如果云桑坚持要回家的话,自己还怎么能把她留在身边照顾的。

可现在……

他温柔一笑:“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?”

云桑想了想问道:“我以前……是个什么样的人啊,好不好?”

成澈毫不犹豫的道:“好,你是全天下最好的女孩儿,性格善良,对朋友仗义,敢作敢当,敢爱敢恨,活的很勇敢也很洒脱。”

听到这赞扬的话,云桑蹙了蹙眉,她原来有这么好吗?

不过,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,她还是挺喜欢自己的。

“那……我是怎么受伤的呢?”

“好朋友的孩子被绑架了,我们两个为了去救那个孩子上了绑匪的游艇,孩子被丢进了水里,我下水救人的时候,船上发生了爆炸,然后……你就消失了整整189天。”

想起这189天,成澈直到现在,还觉得心里寒意浓浓。

不知道为什么,云桑听了成澈的话,耳边好像有一种爆炸声响起后,脸上被划伤的感觉。

她怵然闭上眼睛,想要借此努力回忆起些什么,可脑海却再次恢复了一片空白……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