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烟坐在餐桌前,等了三个多小时。

看着墙上时钟的指针,从七点,转到了十点。

司烟的心,也跟着一点点的下坠。

她以前,是一个那么骄傲的人,最不喜欢等待。

可现如今的她,最擅长的事,也变成了等待……

因为多次受寒,加上又新引入了寒毒,所以她的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。

她无力起身,就这么双臂垫在餐桌前,额头抵在上面。

她不相信,墨寒霆真的那么冷漠,答应她的事情却做不到。

本来只是想小小的休憩一下后,继续等。

可是等着等着,竟就睡着了。

客厅里的温度,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低,越来越低。

等到司烟意识到不对劲,想要起身的时候,她身子已经有些冻僵了。

她费力的双手撑着桌子抬起头,正此时,玄关的门打开。

司烟看了一眼时间,十二点。

她唇角扬起一抹期待的笑容,虽然晚了些,可墨寒霆终究没让她输的太……

可她的思绪,在看到走进来的人影时,轰然被打断,笑容也凝固在了脸上。

来的并不是墨寒霆,而是望月居负责修理花圃的园丁。

那园丁进来后,并没有半分恭敬之意,就那么站在原地,粗鄙的目光,大胆的将司烟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。

司烟意识到这眼神有问题,立刻冷声呵斥道:“谁许你深更半夜进这里来的?出去!”

那园丁立刻露出猥琐的笑容,语气极其轻佻:“司小姐,哦,不,墨夫人,这可不是我自己要来的,是霆少,他怕你寂寞,所以让我来伺候伺候你。”

放屁!

司烟警惕的视线睨着对方。

墨寒霆连她跟小白见面都生气的想要杀人,又怎么可能会派一个园丁来恶心她?

那与恶心他自己,又有什么区别?

再说,墨寒霆即便脾气暴虐,却也绝不会如此卑鄙!

她呼口气,就觉得这房间的温度,太不正常了。

本还以为是她体内寒毒复发,在折磨她,却原来,是有人动了手脚!

司烟五指收紧,沉冷的道:“滚出去!我只给你一次机会,如果你再不执行,我可要叫人了。”

那园丁却是狰狞的笑了:“墨夫人只管叫,这个时间,霆少正在前面,搂着司小姐软玉温香呢。这个望月居上上下下的佣人,谁都知道霆少看不起你,谁会多管你的闲事?”

司烟凝眸,呵,是啊……

所有人都巴不得看她的笑话,谁会管她?

不会有人愿意多管这闲事的!

园丁说着,就下流的扯开了裤带,取出了令人不适的东西,脸上挂着迫不及待的恶笑,一步一步的走向她:“司夫人,深闺寂寞,我帮你排解排解,别担心,我厉害的很,一定会满足你的!”

明知道危险即将来临,可她没有跑。

如果是没有受寒之前,这样的货色,连司烟的身都近不了,可现在……

她身体太过僵硬,她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跑不过对方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