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军队的打仗方式在变,打法也要做到改变,可以步炮协同。

暂时性就是炮兵轰完步兵冲,步兵冲完炮兵轰,只能是这样。

但胜在,咱们的火器都不在高句丽的射程之内。

因此,铜铳用作拔除火力点,虎蹲炮抬高仰角轰城墙上的防御,火炮去轰城门。

安市城还有千斤闸,火炮轰不开的,也要用爆破筒炸的。”

“打仗终究是靠人力的,而非全靠火器。咱们的火器仅仅是个雏形,无法带来决定性的影响。”

一瞬间,所有的武将全都沉默了。

“当然了,我也不是给大家泼冷水。”秦侯爷笑了笑,又指了指天,“烧吧,能烧多烧少多少!这个胡彪在行!”

老李点点头,让人找来胡彪,胡彪一进来,看到这群武将心理一哆嗦,气势太吓人。

经过一系列的协商,和分析之后,胡彪被委以重任,飞行小队全员待命。

两天后,秦侯爷带着五十名学生兵、两千轻骑秘密出发。

临行前,秦侯爷要带走自己的三辆牛车,却被常涂给死死拦住,硬生生留下两辆,里面全都是牛羊肉和水果罐头,看得秦侯爷心痛至极,老李同志太不厚道了。

无奈下,秦侯爷将自己携带的酒囊,一名老将一个,分发之后这才离开。

辽水在安市城西面,地势偏高,还有一座无名的小山,秦侯爷走得时候,特意从常涂的手里借了一个人,名叫常峰。

常峰是一个冷漠的人,面容表情就是很冷峻很酷的那种。

随时随地的待在秦侯爷身边,常峰还有一个官职,是羽林卫团练教头。

大概意思就是常峰很能打,一个人能打一群,他的职责除了是保护秦侯爷之外,还要看护丑娃高健蜜。

高健蜜每次看向常峰的时候,都十分恐惧,就好像常峰的眼神就足以杀死她一样。

对于这个新加入的小伙伴,高健蜜每天都十分紧张,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常峰给干掉。

白狼水和辽水交接处,有一处小型的城池,名为海城,就在安市城和建安城的中间,三座城池呈三角形。

秦侯爷到了白狼水和辽水的交界处就犯难了,海城是必经之路,根本绕不过去。想要水淹安市城,就要先拿下海城。

“别做梦了。”

在秦侯爷身边,丑娃努努嘴,一脸傲然,“海城原本是三不管的地界,后来被泉盖苏文收编了。城主姓李,四十岁左右,名叫李迎春。是泉盖苏文的心腹,这个人还十分好战,有他镇守海城,你是过不去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秦侯爷一愣,正要说话,却看见常峰瞥了一眼丑娃,“谁告诉你李迎春是泉盖苏文心腹的?”

常峰说完,对着秦侯爷一躬身,“侯爷请稍后!”

大概到了天黑的时候,常峰回来了,还带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。

男人来到秦侯爷面前,对着秦侯爷躬身施礼,“李迎春拜见秦侯爷,侯爷万福!”

“啊?”丑娃发出一声尖叫,伸出颤抖的手指着李迎春,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“咦?”李银春看向秦侯爷,明显一愣,“侯爷,大莫支离未婚妻怎么在您这里?”

莫离支是高句丽后期出现的一种新官职,莫离支是自设的一种取代大对卢的新的最高官职,并非是旧有的任何一种官职,它的职能其实已超出宰相的性质,而且具备专制权臣为篡夺王位而自设的临时性特殊官职的特点。大概就是曹老板那样,挟天子以令诸侯出现的官职,但曹老板没称帝,但泉盖苏文要称帝罢了。

“你等等……”秦侯爷嘴角扬起一抹微笑,“你说什么?他是泉盖苏文的未婚妻?”

“对,大莫支离的第四任妻子,如果大唐不进攻高句丽,他们已经大婚了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