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山神器?

秦侯爷眯着眼睛,眼里闪烁一点杀气。

丝毫不遮掩,也一点不做作。

这是在管自己要爆破筒啊。

夺嫡现在争得那么厉害,你们一个给自己亲爹下毒,一个管我要爆破筒,还真继承了你们家犯上作乱的优秀基因。

问题是,不管怎么争,满朝文武都不会看好你和李恪的,李恪都退出了,你还看不明白怎么回事吗?

立长不立幼,只有嫡子是亲儿子,这是自古以来的规矩。

只要李世民的亲儿子还没死光,你们这些个庶子就别想有出头之日。

血脉是多么敏感的事情?不是老李的亲儿子,这还算是李唐的江山吗?

外人全都看得清清楚楚,唯独作为局内人的李佑看不明白。

这个归功于李世民的圣母婊的心态,这是一个失败的父亲。

随随便便的几句开玩笑的话,就给了很多黄梓争夺的勇气和决心。

悲催!

秦侯爷就感觉十分悲催,李佑这个人值得的可怜。

轻手拍了拍李佑的肩膀,“开山神器你想都别想,想要去找你爹,你爹批复了,你就去军械研发司拿。我这个人胆子小怕死,就不参与了。还有啊,以后但凡有这类的事情,你也别来找我,我对你没有任何兴趣。”

“秦长青,我只是开矿罢了,你何必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我?你私底下支持李治那个小屁孩也就罢了,李恪离开的时候,你还给他做了一个未来十年的发展规划,你到底是什么意思?我哪里比不上李恪和李治?”

“哪里你都比不上。”

秦侯爷也一点都不客气,“李佑,我给你一句忠告。我建议你自己拿掉齐州大都督的职位,去晋阳陪李承乾,你也能在你爹心理留下一个好名声,在兄弟姐妹之间留下一个好名声,不然……你第一个身首异处!”

“秦长青,那咱们就拭目以待!看看咱们谁能笑道最后!”

李佑怒起冲冲的离开,自讨没趣。

李佑前脚刚走,平西侯爷府就来了两位稀客。

是赵杳杳和孔佳。

孔佳最近得到了孔颖达的大为赞赏。

因为孔佳有正事儿了,和赵杳杳扯了证,还揣上了崽崽。

至于婚事没着急办,按照孔颖达的意思是,孩子生下来在办婚礼。

最重要的原因是,孔颖达在等一个人去证婚,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,那就是李治。

孔颖达是清流,他不站队,孔家人到什么时候都不会站队。

但这不代表孔家没有看不好的人,恰好李治就是孔颖达看好的人。

甚至是孔颖达和萧瑀坐一起还预言过,李泰没戏,最终的大赢家是李治。

更何况,秦侯爷是他师弟,秦侯爷都明目张胆的支持李治了,孔颖达也只能是对别人嘻嘻哈哈的说孔家只效忠皇帝。

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孔颖达很护犊子,拼了命一样护着秦长青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