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啰里吧嗦。”

宇文士及一脸严肃的看着秦侯爷,“正所谓富贵险中求,皇帝有意收回爵位我看的出来,门朝文武除了程知节、段志玄、李靖主动请命让皇帝收回爵位,其余的多数都是皇帝主动敕封了国公之子为县子县伯。老夫做了一次从龙之臣换来一个国公,如果老夫和儿子在做一次从龙之臣……诚如你说,三代兴旺。这件事老夫就干了,与你小子共荣辱共存亡!”

…………

紫宸殿,常乐地上一份密报。

是关于郑济昌的全部资料。

郑济昌出自荥阳郑氏,在贞观三年,被郑家举荐入朝为官,起初在礼部,后来转行做了监察御史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这个郑济昌和李佑还有点小关联,但具体李佑参没参与就不得而知了。

“辅机如何?”李世民的眉头紧锁。

“陛下。”常乐轻轻一躬身,“有直接关联,但线索最后断了,奴婢明知道他们有关联,可就是没有实质性的证据。陛下,要不把郑济昌拿下昭狱如何?”

“不妥。”李世民琢磨了一下,“让百骑定准了郑济昌,如果有人刺杀郑济昌,不要插手,给朕找到幕后黑手。”

“是陛下!”

“常乐,你觉得百骑如何?”

“陛下,奴婢能做的就是效忠,百骑是皇家的百骑,不是奴婢的百骑。干爹和奴婢说过,俺们这群没卵子的,走在大街上都会被人瞧不起,但陛下不同,只有陛下会用我们,让我们知道没卵子的也有用处。奴婢也不管将来谁做皇帝,效忠就对了。”

老李笑了,“诸位皇子怎么样了?”

“还在包围郑济昌的府邸,闹得乌烟瘴气。常将军令巡城卫不要管,任由皇子们闹呢。”

“一群不争气的东西,这是要给人垫背了。”

老李叹了一口气,“罢了,他们不背锅谁去背锅?你先下去吧。”

“喏。”

常乐离开,老李走下台阶,站在杜正伦身边,眼睛瞥了一眼起居注,发现杜正伦没有记录刚刚的事情,而是在作诗,还是写给李世民的,大概意思就是写的李世民和他在玄武门吃饭的场景:

大君端扆暇,睿赏狎林泉。开轩临禁籞,藉野列芳筵。

参差歌管飏,容裔羽旗悬。玉池流若醴,云阁聚非烟。

湛露晞尧日,熏风入舜弦。大德侔玄造,微物荷陶甄。

谬陪瑶水宴,仍厕柏梁篇。阚名徒上月,邹辩讵谈天。

既喜光华旦,还伤迟暮年。犹冀升中日,簪裾奉肃然。

老李看到之后,扑哧一下就笑了,这是写给他看的,表示刚刚的事情,咱老杜啥也没听见,啥也没看见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