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秦侯爷一直面带笑容。

王仁祐也充分展现出来王家的教养和气度。

“秦侯爷光临,未能远迎,是王某失礼了。”

礼数全都做足了,王德表发出一声冷哼,鄙夷的扫了一眼王仁祐。

“不知道秦侯爷登门,所为何事?”

王仁祐心理门清秦长青是来做什么的,为什么王德表会出现在这里?

这一切都是王仁祐和秦长青计划好的。

没办法,总不能让王婵未婚就变寡妇吧?

要知道,搏一搏单车变摩托,李治要是赢了,王婵可就是皇后。

王仁祐一家也会跟着鸡犬升天。

但王家的主体思想确不一样,谁能给关陇带来利益他们支持谁。

“王叔叔。”秦侯爷对着王仁祐露出一个笑脸,随后看向王德表,“关陇一别,都过去那么久了,没必要小家子气。我临行前你说过,科考之后见真章。问题是我带兵出海,光是我书院的一个老师,带着一群孩子,都完胜你们关陇了,剩下的不用我多说了吧?”

秦侯爷不仅和王家的恩怨不小,抛开秦家的恩怨不谈,光是走了一趟关陇,就把大小门阀得罪了遍,现在关陇的大小世家一提起来秦侯爷,都恨得咬牙切齿,恨不得把秦侯爷剁碎了喂狗。

可见,当年秦侯爷给老李封神,是有多不被五姓七望待见。

当年秦侯爷可是险些气的王家家主吐血,最后还是王德表力挽狂澜般的,配合秦侯爷演戏,再把关陇的事情做完。

甚至是,五姓七望还不得不配合秦侯爷,自己拿起屠刀,对准了自家的一个分支挥刀子,但凡是喘气的,连鸡鸭鱼狗都没放过。

可以说,秦侯爷当年把五姓七望也祸害的不轻。

当然了,刀架在脖子上,屈突寿几万大军就在黄河两岸演武,你不妥协也得妥协,屈突寿可不管你什么门阀不门阀的,大军一过定然血洗关陇。

相对于挥刀自宫而言,秦侯爷做的可比屈突寿善良多了。

然后呢?人家秦侯爷挥一挥衣袖,回到了朝廷的怀抱,和朝廷心连心手牵手,不仅把黑锅甩给了李世民,还让王家搭上了一个王婵,你就说你气不气就完了。

五姓七望什么时候和皇族联姻过?这就是对五姓七望最大的耻辱。

但没办法,武勋世家站在那,那就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匹夫,他们不会和你讲道理,只会和你讲物理,如果皇帝公平公正还能掰掰手腕,但皇帝睁眼瞎,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。

现在的秦侯爷也是今非昔比了,想对付秦侯爷更难了。

所以,五姓七望就把目光对准了李泰,他们想簇拥李泰做太子、做皇帝,到时候这个傀儡,就会帮助他们干掉秦侯爷,以解心头之恨。

王德表看了看王仁祐,突然明白秦长青为何在这个档口大摇大摆的出现了,这是家里出叛徒了,叛徒就是王仁祐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