纵观脚盆鸡的历史。

除了反复无常,就是下克上,不管是古达还是当代,都没有停止跨过大海征服陆地的野心。

而且,脚盆鸡他喵的知道弥补自己的不足,哪里不行补哪里,补完了就赌上全部家当干掉你!

总觉得他们才是正统,总认为巴掌大的地方是太阳升起的地方。

想上陆地,那只能从西边走。

西边就是朝鲜半岛和中原,古代那会儿地理知识匮乏,充其量就是打打看,打到哪算哪。

白江口的时候,被刘仁轨给锤了,吓得回家就开始挖河沟,美其名曰:建设海防!

生怕大唐水师灭了他们扶桑,然后消停了一千多年。

可问题是弹丸小国李治没瞧上,要啥没啥,打他也是浪费钱。

再加上大唐的战略重心一直在陆地,都特么打到阿拉伯了,疆域大的一批,更不在乎脚盆鸡了。

后来战国时代结束,也就是村屯聚众打架的时代彻底结束了,一个叫做丰臣秀吉的家伙,又觉得自己行了,一副我很牛逼、天下无敌的架势。

然后……这狗比遇到了狠人张居正,三大征让小猴子丰臣秀吉客死异乡。

原本想咬大明一口,发现自己牙口不好,直接把牙给崩了。

当然了,你别说倭寇,倭寇直接被戚大将军给剿没了,沿海最大的海盗头子是郑芝龙。

脚盆鸡被锤了,又消停了百十年,叮准了满清鞑子和秃头……剩下的不说了,都是眼泪!

幸好,英明睿智的德胜公力挽狂澜,一手笔杆子、一手枪杆子,种花家最终取得胜利,至今,小日子红红火火、蒸蒸日上。

上辈子就是一名军人,秦长青打心眼里、打骨子里,就瞧不上脚盆鸡,这是与生俱来的讨厌。

犬上御田锹很窝火,好端端的来大唐学习文化,咋就遇到了秦长青?

最可气的是,说好的大唐是礼仪之邦,说好的两国交战不斩来使呢?

你们儒学的那一套,都被你秦某人喂狗了吗?

在一番威胁恐吓之下,犬上御田锹带着扶桑师团,滚出了礼宾院,去了驿站居住,那里有秦长青给你们精心准备的最破旧的土坯房。

至于沙雕,可不敢再回驿站的,生怕扶桑人报复,最终还是住在了礼宾院。

啧啧!

秦长青感觉有点意犹未尽,总觉得打打杀杀的不是办法,脚盆鸡这东西,活着浪费空气,死了浪费土地……

想来想去,秦长青的眼睛闪烁过一点阴霾,决定对脚盆鸡下重手了。

当年洋枪大炮和鸦片,轰开了满清的大门,生灵涂炭。

秦长青也做了最终决定,用鸦片去荼毒脚盆鸡。

但是,鸦片这玩意儿就是潘多拉的魔盒,打开之后后果不堪设想。

于是,秦某人盯上了一个物件:五石散!

回到了两千多年前,心理依旧有那个雄赳气昂的大公鸡。

秦某人就觉得,既然回来啦,那就去给周围的邻居们添堵,尤其是脚盆鸡,必须把他们按压在国门之内。

想来想去,秦长青去了太医署,找来赵德全,轻轻一拱手,“赵大人,李德铠这家伙真不让人省心,刚纵兵揍了犬上御田锹,那叫一个惨不忍睹……要不你派人给他们看看病?在怎么说两国交战,也不斩来使是不是?”

“……”

赵德全的嘴角一抽,谁他喵的打的人,你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?

“行,我抽空就派人去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