贞观十年,正月初五!

白马寺举行了一场盛大的欢送仪式。

花和尚辩机,存着锦襕袈裟,手持九宝禅杖,腰间挂着紫金钵。

胯下骑着白龙马,正式准备启程,随着寕採尼马前往吐蕃,统一吐蕃的宗教信仰。

“天佑吐蕃,天佑吐蕃!”

路东衍带着使团的人,亲自在白马寺门口迎接辩机。

白马寺的和尚们,一个个十分惊叹的看着辩机,羡慕到不行,这尼玛的妥妥的人生巅峰。

吐蕃使团像是众星拱月一样,簇拥着辩机。

但秦爵爷却没出现,这让辩机的心理十分没底气。

辩机也不是一个人走得,身边跟着二十名小僧。

小僧们的岁数不一,这是老李安排的一小部分真和尚,和一部分的飞骑。

到了吐蕃建设寺庙,没有武僧怎么行?

飞骑的人剃度之后,傅奕利用职务之便给拿出来度牒,清一色的白马寺武僧度牒。

白马寺的和尚们不知道怎么回事,他们发现自己苦心修行了这么长时间,居然不如一个花和尚。

所以啊,必须学习一下辩机,时不时的去青楼走动走动。

到了长安城外,辩机笑了,他看到了那个让他有底气的男人。

不是被人,正式秦爵爷。

辩机下马,对着后面的人摆摆手,“止步,在此等小僧!”

然后,走近秦爵爷,双手合十参拜。

“小机啊!”

秦爵爷让人端来两杯烈酒,弯腰捏起一撮泥土,放进杯子,“小机,临行前本爵在送你一句话,宁恋家乡一撮土,不恋他乡一两斤!此去吐蕃千山万水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见面,咱俩痛饮此杯!”

“爵爷,等小僧将吐蕃打造成极乐世界,爵爷可以前去的。到时候吐蕃好看的女人,小僧让她们排好队,一个一个的让爵爷宠幸!”

辩机说的那叫一个满心欢喜,现在的秦爵爷就是辩机的活佛。

“小机放心,到时候本爵一定亲自前往吐蕃去看你。”

秦爵爷和辩机一碰杯,酒喝下去之后,眼角留下两滴泪水。

“爵爷,不要难过,小僧又不是去了不回!”

辩机也被秦爵爷两滴眼泪感动到不行。

“爵爷,小僧要走了,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?”

“正巧,有一物要送给你!”

秦长青从怀里掏出来一本小人手,里面画的是各种手势。

“小机,你此去一定要注意身体,多买些六味地黄丸。这本书名叫加藤十八手,是我让人连夜绘制的,到时候……身体万一吃不消……嗯,你懂得……”

“爵爷大恩,小僧没齿难忘!”

辩机翻看了几眼,眼睛都快掉进去了,但强自淡定的把书收好,“爵爷,我当在吐蕃,让欢喜禅法发扬光大!”

“瘸叔,准备!”

在辩机上马之后,寕採尼马和僧尼小队也跟了上来,秦长青一抬手,一群部曲杀气腾腾的走出来,“为辩机大师,壮行!”

小号的爆破筒被点燃,发出一连串的爆炸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