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尚,还是那个和尚。

唯一不一样的是,辩机像是顿悟了一样。

整个人看上起,都流光溢彩。

“贵客,人还在里面呢,你说也奇怪了……”

老鸨子开始对着秦长青喋喋不休,“去年年关的时候,有和尚来化缘,吃喝钱财什么的全部要。非要冲个澡找个姑娘陪……俺们开青楼的,也算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,就给了他。但向贵客您这么大方的,还真是少见。”

“你都知道?”秦长青笑着看着老鸨子。

“我们这的姑娘,很多都去白马寺上香的,马尾和头发我们一眼就看得出来的。”

门,轻轻被推开。

辩机和如霜姑娘出现在秦长青面前。

秦长青给如霜姑娘打了赏钱,让老鸨子准备了一间静室,二人相对而坐。

“爵爷,小僧悟了!”

“哦?”秦长青一连好奇,“悟出来什么了?”

“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。

人没钱的时候,空即是色——费手!

有钱的时候,色即是空——只渡女菩萨!

当资本雄厚的时候,是空不异色——在尘世修行!

当疲软的时候,叫色不异空……大概就好像爵爷所说的事后烟,小僧称之为苦修参禅!”

说到这,辩机一阵感慨,“红粉骷髅,红粉骷髅的意思很简单的,小僧准备著经一部吗,名为《大般若欢喜禅明境经》。”

“这是为何?怎么突然要著书了呢?”

“爵爷,佛不仅要渡有钱人,还要渡女人。尤其是想青楼之地的烟花女子,他们各个都是苦命人。佛祖当年尚且到妓女家中说法,我理应也如此。人活一世、物生一世,什么都要试试的。”

秦爵爷从怀里掏出来一瓶六味地黄丸,递给了辩机,“补肾的,吃没了随便找个商队,来长安购买就好。”

“谢爵爷!”

辩机下意识的用手扶了一下腰,“制服套餐,确实霸道。小僧在青楼跨年的那一刻,终于明白了爵爷的苦心,现在才知道人生的一大乐趣,仅是如此!”

看辩机的意思,还有点意犹未尽,秦长青笑了笑,“该上路了。那里的女子,你都可以消受,最重要的,你要是把《大般若欢喜禅明境经》推广下去,你就是新一代的佛祖。”

“佛祖就算了,小僧有一事相求!”

“你说!”

“爵爷,我师父他老人家回来,您能给他弄去吐蕃吗?让我师父当新一代的佛祖,他忽悠人的本事、只渡有钱人的本事,可比小僧厉害多了!”

“你师父玄奘法师,有什么情趣爱好?”

“爵爷,言传身教这四个字,其实很好理解的,有什么样的师父,就有什么样的徒弟!”

辩机也对秦长青算是敞开心扉了,“女人,自然是越多越好。甚至是,小僧此去,还要再把女僧发扬光大,男僧、女僧双管齐下,早晚把吐蕃给祸害干净了!”

“好!”

秦爵爷重重的点点头,“你的青梅竹马,再过两个月就生了,你临走前,给孩子取个名字吧。”

辩机的脸色一凝,很快辩机站起身,对着秦长青一躬身,“爵爷,您看着办就成了。小僧的俗名不值一提,将来也别让他知道小僧,小僧就是凡间一僧尼。

在醉乡楼跨年,小僧彻底悟了,一日复一日,日日无终止,只期待小僧去了吐蕃,每日之后,都在佛祖前为他祈福,让他成才吧!”

“好,你暂时先回白马寺,我准备点东西,到时候邀请路东衍过去,我给你一个成就罗汉金身的机会,彻底震住路东衍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