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管吐蕃打不打吐谷浑,秦爵爷都无所谓的。

历史上记载,吐蕃确实因为求亲的事情,揍了慕容付允一顿。

此时,爵爷在干什么?

正在清华书院,再教陈宵贤怎么给考生添堵。

算学什么的,基本上九章算术上的题目就够用了。

秦爵爷要给他们添堵的,是上辈子公务员的考试题。

第一题,就看得陈宵贤是一脸懵逼:

甲和乙是某案的两个涉嫌者。

甲说:“我没作案”。

乙说:“我们两人中有一个说真话。”

如果乙说真话,则甲说假话,因而甲作案。如果乙说假话,则有两种可能;第一,两人都说真话:第二,两人都说假话。第一种可能性不成立,因为乙说假话,因此只能是两人都说假话,不论事实上甲是否作案,逻辑的结论点是(??)。

光是这一道题,就看得陈宵贤是一脸懵逼,总感觉自己不参加科考实在是太特么的正确了,秦爵爷为了这群考生,真的是“煞费苦心”。

在看看第二题:

知觉防御,是指个体进行自我保护的一种思想方法倾向,它使人比较容易观察能满足个体需要的事物,对于满足个体需要无关的事物则是视而不见、听而不闻。

下列选项中不属于知觉防御的是(?)。

1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

2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

3可怜后主还祠庙,日暮聊为梁父吟

4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江犹唱后庭花

尤其是第三题,看得陈宵贤更是懵逼加懵逼:

程咬金是当朝国公,需要担当更多的道德责任,因为权力和责任是相等的,既然拥有常人不具备的优势地位,那么就应该比一般人承担更高的道德要求。

因此,当老程耍流氓的时候,哪怕是一定程度的失真,是不是也得不付出的必要代价?

甚至,考题里面还有什么李世民单骑擒二王,求两位反王的心理阴影面积。

总之,一套题下来,陈宵贤服了,这特么的狗屁题目,就算是孔圣人来了,都不一定几个,这玩意儿就不是正常人搞出来的。

秦长青帮忙整理出考题的出题思路之后,陈宵贤是豁然开朗,宗旨就是恶心人的,专门从逻辑入手,这就简单多了。

做文人的想用逻辑去恶心人,那就更简单不过了。

看这陈宵贤自信满满,秦长青还是很欣慰的。

去学堂看看李治和小武,两个人都在认真学习,满意的点点头。

刚回到庄子里面,发现老丈人带着老房和老杜,正在吃火锅。

“来来来坐!”

老李拍拍身边的一把椅子,“家里没调料了,让凤儿给送去一车!”

“啥?”

秦长青瞪大了眼睛看着老李,“每种调料都送了十来斤,这才多久啊就吃没了?喂猪也没喂得这么快的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