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这个想法像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后,李承乾下定了决心,李世民能做的,我必须能做,我一点都不比李世民差!

皇位,本来就是我的,不是李泰他们这几个乱臣贼子的。

一念至此,李承乾的眼中杀机一片,几乎看上去像是堵上了自己全部的运气一样,“来人,穿贺兰楚石!”

如果老秦在场一定会发出一连串的唏嘘,李承乾这个人的运气很不好,如果说未来储君是一场试卷的话,李承乾凭借着自己超凡的运气,避开了所有的正确答案,最终打了0分。

贺兰楚石被召进了东宫,很多人都发现了事情有点不对头。

此时此刻,东宫也是漏雨的房子,鬼知道被人按差了多少内线。

秦爵爷也不出意外的知道了这件事,李承乾这是在作死的道路上一骑绝尘,八匹马都拦不住啊。

秦爵爷此时,正让人架着牛车车队,缓慢的进入长安城。

在朱雀大街走了一个来回,故意做的十分招摇,可偏偏谁家都不进去。

我就一车车的豪礼在你们这群人的家门口晃,哎,我就是玩儿!

秦爵爷做事情,很有耐心,对于牛车车队的速度也十分满意。

坐在牛车上,老秦半眯着眼睛,十分的安逸,朱雀大街两侧,全都是国公府。

两侧的风景,也被秦爵爷尽收眼底。让秦爵爷觉得意外的是,明明这群老家伙,和自己彩排的时候,要多亲切有多亲切,可当车队路过之后,原本敞开的大门,全都关上了。

在门口,家丁们手持棍棒,一个个对老秦是凶神恶煞,恨不得杖毙了老秦而后快。

其实,不是爵爷不送礼。

而是不知道先送去谁家。

你像老程家、老李家、老段家、老牛家、老郭家……

走了一个来回,老秦的心理也犯难了,国公这东西,认识多了不好。

在李药师府上,李药师已经开始收拾行囊了,要出发去越州,这一次是带着媳妇红拂女一起。

程咬金、段志玄、牛进达三人,来给李药师送行。

恰好就看到了秦爵爷的车队,李药师毫不犹豫的关上大门。

惹的老程一阵咆哮,“药师,但凡俺老程能打过你,肯定先给你的脑门子开瓢!”

李药师瞥了老程一眼,“今天这礼,你敢收?”

“这天底下,就没有俺老程不敢收的礼,不给俺老程,俺老程搬空他家的地窖!”

李药师拍拍老程的肩膀,“年轻,还是太年轻!你呀,就是嘴欠,多余装羊癫疯!”

段志玄也笑了,“但没办法,咱们的陛下,就喜欢知节讲话,哈哈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