咳咳……

老李假意的咳嗽几声,本身就是生气,说的赌气的话,但凡别人一劝也就算了。

“陛下,非臣不劝!”

“为何?”老李一脸奇怪。

杜正伦站起身,走近老李,对着老李躬身施礼:

“陛下,臣认为这是一次历练的好机会。

如果太子殿下能把曹县治理得当,摘掉贫困的帽子,是好事。

不管是太子还是皇子,都需要在民间历练一下。

魏王殿下主修氏族志,蜀王殿下关陇得利,太子殿下呢?

不是臣在您面前制造矛盾,而是陛下确实处事不公,名声这东西,其实太子殿下更需要。

如果太子殿下去了大唐最穷的地方,把那里治理好了,陛下觉得这算不算收获民心呢?”

“可问题是……”老李心虚,李承乾什么揍性,当爹的最清楚了,不会赚钱、不会治理

“陛下,满朝文武最能赚钱的是谁?”

“秦长青。”

老李瞬间就明白了,但新问题来了,“长青和承乾有矛盾,没办法一起共事。”

“那不是还有萧锐、萧锴、裴明礼、贺超群嘛。”

杜正伦顿了顿,“秦长青手底下这群人,随随便便一个都能把那里经营好的。

尤其是,崔家有意和朝廷交好,曹县距离崔家近,随时可以应援。”

“好,此事甚妙啊!”

然而,老李高兴的太早了,杜正伦然对着老李在一躬身,十分严肃,“陛下,臣要谏言了!”

“但说无妨!”

“陛下,称心祸国,可不让太子殿下带走太长侍乐队,不摆太子出行的架子,然后找机会,让秦长青……”

杜正伦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,“太子殿下回来后,死无对证,也就专心对待太子妃了!陛下,称心不除掉,必将成为东宫的祸首!”

李世民越琢磨越觉得正确,让李承乾去历练一番是好事儿,就好像清华书院所说的行知合一,凡事要理论和实践结合,没经历过民间疾苦的皇帝,很难成为一个一心为民的好皇帝。

更何况,如果李承乾把那里治理好了,肯定会得到百官的赞赏。

李承乾一走,不用老李找秦长青动手,太子妃自己就得对称心动手,如果太子妃连一个太长侍乐童都搞不定,还有什么资格做太子妃?

于是,老李的心情大好,立马让杜正伦草拟圣旨,然后让人传唤来李元昌。

该解决的事情,必须还要解决的。

我槽你姥姥!

李元昌慌慌张张的进门,老李劈头盖脸对他就是一顿谩骂。

我姥姥就是你姥姥!

李元昌还想反驳,却发现老李的大脚丫子已经踹了上来:你个不要脸的东西,看朕不打断你的狗腿,给朕的女婿出气,给朕的御用发明家出气!

…………

状元山!

一座产煤矿的山,相连的那座山还产铁矿。

李泰的心情很爽,约好了秦长青一起狩猎。

距离状元山不是很远,这里又一处无名的小山,里面总是能打到野兔、野鸡、狍子什么的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