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了,不用在想了。

秦爵爷现在神马都想通了,

李焕儿应该就是那个失足落水的汝南公主了,留在对马岛的,他喵的应该是李渊。

“我和你姐忙,将来秦瀛还得靠你照顾呢。我让你二花姐姐给你熬点梨汁,再把方法写下来,你抽空让岳母派个人,把方法带回去,常年喝的话能遏制病情的,我再找赵德全,给你弄个药方。”

“真哒?”

李明达立马拍手叫好,“姐夫,犯病的时候呼吸都困难呢,特难受,难受的想死又死不成!”

“真的。”

说话间,传旨太监来了。

免除了秦爵爷一切接旨的礼仪,直接开门见山,赐封秦长青为平西子爵,在最开始食邑三百户的基础上,又加了五百户,并且按照五百户的实际人口,给秦长青扩大秦家庄的封地面积。

大概意思就是,白送你五百户和五百户的土地,你从之前的三流小地主,现在变成了二流小地主,但是还没升级到大地主的层次。

不光是这八百户养活一个平西子爵府,还不用交税,朝廷还给他发俸禄。

但是想到俸禄,爵爷的脸色又变得难看了,从三品的大将军、正五品子爵、鸿胪寺员外郎……一大堆的官职,特喵的就给发一份工资。

但是吧,在想想自己以后的大马车,有加了两匹马,爵爷还是笑了,笑的贱兮兮的,要知道子爵可以使用四匹马拉大马车了,那不是说自己的马车可以升级一下了,适当的时候和李焕儿、李银环高高车震神马的,岂不是更加快活?

想归想,做归做,秦爵爷决定了,要搞一辆大马车,不给自己搞,给晋阳公主搞一辆,不光要搞一辆大马车,还要搞一艘游轮,就弄个名字叫晋阳公主号,我就看你老李看到了马车,看到了游轮,你心里难受不难受?

妈的,好东西肯定不给你的了,就给你的子女,我就让你看着,有种你勒索自己儿女去!

想到这,秦长青又想到了李治,小崽子,抽空我得和你好好聊聊了,你现在这个样子,不出三年,就得让李泰和李承乾把你弄死。

你爹还能活十多年呢,你就着急明目张胆的安插人手了,之前和你说的都白说了,你要人畜无害,你要表现出来对长孙无忌没啥威胁。

真到了夺嫡的时候,我特么都不一定搞得过长孙无忌,关陇门阀之首,到什么时候都是关陇门阀之首,你去了王仁祐的闺女,也只是能保命而已。

真到了夺嫡的那一步,王家很容易就把你丢掉的,所谓的一纸婚书,到时候都不如擦屁股的纸。

想想就揪心,家里被杜如晦、房玄龄送来杜荷、张顗、房遗爱这三个反贼反贼也就算了,李世民把未来的皇帝丢我家,李渊他喵的把未来的皇后、女皇丢在我家,你们爷俩和两个宰辅,还能不能要点脸了?当老子是啥?救世主吗?

秦爵爷心理一阵不平衡,这时候外面传来几声喧嚣,其中一个大嗓门,不是别人正是老流氓程咬金。

“都给老子排队,老子的牛车先来的,老子还带了一坛子烈酒,你们带啥了?都滚去后面排队,都给老子离爵爷府的地窖远一点,好东西俺老程第一个搬走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